第14章 流光曲_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
无奈小说网 > 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 > 第14章 流光曲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4章 流光曲

  手指搭在郁矢微凉的手腕上,苏雾许探查片刻,松开手,“是毒,许是方才与曼陀罗花打斗时沾染到的。”

  郁矢看了眼近在咫尺的魔渊裂缝,动了动唇,嗓音沙哑地道:“师尊...不必...管我。”

  “这可不是容得你逞强的时候,我带你回去找孤荆生。”苏雾许不由分说用灵力压制住郁矢体内的毒素扩散,召来一团云载着他返回沧辕。

  方一靠近沧辕地界,苏雾许便撞上了一道自空气中浮起的淡金色结界。

  看来孤荆生是算准了她会回来找他,连山门大阵都开了。

  郁矢体内的毒耽搁不得,苏雾许咬了咬牙,拿出两张传送符注入灵力,白光乍起,待视野清明之际,两人已身处华亭仙居。

  苏雾许让郁矢坐在庭院的软榻上,吩咐零零去将沈峪找来,自己则留着照看郁矢,以免他体内的毒素扩散。

  曼陀罗花毒会侵人神智,使人产生幻觉,郁矢此刻双目迷蒙,却仍死死地咬着唇,使自己保持清醒。

  殷红的血液从他的唇缝间渗出来。

  苏雾许蹙了蹙眉,道:“沈掌门很快便来,你不必强撑着。”

  不必强撑?

  郁矢双眸微微睁大,缓慢摇头。

  他怕自己闭上眼,便再也醒不过来。

  自娘亲去世后,已经许久没有人和他说过类似的话,许是中毒的缘故,他竟觉得苏雾许一贯可憎的面孔变得柔和起来。

  “这是命令。”苏雾许强势地道:“你若不听,我便将你逐出师门。”

  “命令……”郁矢脑子昏昏沉沉的,也不记得要在苏雾许面前故作温顺,扯了扯嘴角,无所谓地道:“那便逐出师门吧。”

  每日在苏雾许面前装乖巧弟子,这样的日子,他厌倦了。

  苏雾许眉目一敛,给郁矢下了一个昏睡咒。

  灿金的阳光穿透玉兰树繁茂的枝叶洒落庭院,身穿白衣的少年靠在软榻上,闭上眼昏睡过去。

  郁矢漂亮的眉眼氤氲着日光,显出一种岁月静好的宁静感。

  苏雾许坐在秋千上,凝视他良久,很轻地叹了口气。

  方才那一瞬间,她的心中生出一种荒唐感。

  穿书非她所愿,折磨郁矢亦非她所想,若是可以脱身而去该多好。

  “少尊。”沈峪踏云而来,向苏雾许一颔首,“少尊找我来,是为何事?可是受伤了?”

  “是我的弟子中了曼陀罗花毒,劳烦沈掌门替他解毒。”苏雾许伸出手指向郁矢,示意沈峪看他。

  沈峪走至郁矢身侧,微微倾身探查他的情况,半响面色严肃地抬起头,道:“情况不妙。曼陀罗花毒已侵入经脉,寻常药草无法解毒,需得以雾山灵泽的白泽伴生灵草金岁草为药引。”

  苏雾许沉吟片刻,道:“不知白泽血可否代替金岁草?”

  “若是有白泽血,那可真是再好不过……”沈峪顿了顿,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非常严峻,“少尊...怎会有白泽血?”

  “祭礼那日,白泽尊者见我凝聚精血损耗颇重,赐给我的。”苏雾许将一个白色的小瓷瓶递给沈峪,“你尽快炼制丹药救他。”

  这滴白泽血,本是她换来给郁矢改善体质的,如今也算误打误撞,不必再去雾山灵泽跑一趟。

  沈峪不疑有他,拿着白泽血去庭院的炼丹房炼丹。

  零零望着面色苍白,眉峰紧蹙的郁矢,担忧地道:“宿主,大反派会不会有事?若是他死了,小世界崩坏,我们也无法幸免于难。”

  “他不会死,沈掌门医术高明,会治好他的。”苏雾许气定神闲,朝郁矢体内输了些灵力,瞧见他jsg嘴唇一张一合,似是在说什么。

  苏雾许凑近郁矢唇边,听见他喃喃地道:“娘亲……琴……”

  琴?

  曼陀罗花毒会使人产生幻象,想必此刻郁矢坠入幻象之中,看到了他早逝的娘亲。

  早些年,郁矢的娘亲宛鸢萝是凡尘界有名的美人,温婉动人,弹得一手好琴,其所创《流光曲》天下闻名。

  “别走!”郁矢忽地惊呼一声,眉心紧拧,紧接着吐出一口血来。

  苏雾许神色一沉。

  郁矢心神不稳,曼陀罗花毒竟隐有冲破她灵力束缚扩散的趋势!

  零零拿着手帕胡乱去擦郁矢唇边的血,小声地道:“如果,如果你这次福大命大没有死,我以后都不怂恿宿主欺负你了。”

  苏雾许略一思索,去书房取了琴和曲谱出来,置于桌案上。

  零零瞪圆了眼睛,“宿主,你……”

  “噤声。”苏雾许翻开曲谱,找到《流光曲》所在那一页,指尖聚起灵力,拨动琴弦。

  悦耳的琴音回荡开,如同飞花穿影,晴阳照雪。

  郁矢紧锁的眉眼,在琴声中一点点舒展开。

  零零愣了好一会,轻轻地吐出一口气。

  苏雾许弹了小半个时辰的琴,沈峪拿着丹药匆匆而来,喂郁矢服下。

  “少尊,丹药服下后,再过几日时辰他便会醒了。”沈峪一板一眼地向苏雾许汇报情况,忍了又忍,还是没忍住,问道:“少尊几时学的琴?”

  “闲着无事自己琢磨的。”苏雾许应答得十分随意。

  华亭仙居上只有云麓少尊一人居住,鲜少有人来,不必担心谎言会被识破。

  “少尊聪慧,仅仅自学便弹得如此好听。”沈峪夸赞了一句,感概道:“今日见少尊弹琴,让我记起昔日月大人抚琴之风采。若他知道少尊于琴一道如此有天赋,必定十分欣慰。”

  苏雾许抬起眼睫,温声道:“他还活着?”

  原书剧情中,只提及月衿寒无故失踪,十余年杳无音讯。听沈峪的话中之意,想来是知道月衿寒在何处。

  沈峪沉默良久,缓声道:“活着,少尊日后一定能与月大人团聚的。”

  苏雾许送走沈峪,提着零零的尾巴把他拎起来,问:“云麓少尊去了哪里?”

  其他人便罢了,月衿寒是云麓少尊生父,若是他找来,她一定会露馅的。

  “啊?”零零反应了片刻,支支吾吾地道:“死,死了,魂飞魄散。”

  苏雾许隐喻察觉到些许不对,“怎么死的?”

  零零飞快道:“被大反派抽了心焰,跳崖死的。”

  “你骗我。”苏雾许笃定地道:“若她顺应剧情发展死的,你让我来修正剧情做什么?你若不说实话,我明日便让郁矢炖了你。”

  零零浑身的毛一乍,在苏雾许凌厉的目光下,慢吞吞地道:“是这样的,在第一次的剧情轮回中,穿书女主占了沈南葭的身体,给郁矢喝了忘川之水,扰乱了正常的剧情发展,导致云麓少尊魂飞魄散。”

  “主系统为了让小世界不崩坏,强行开启轮回修正剧情,并抓取其他世界的灵魂来代替云麓少尊的位置。”

  苏雾许道:“在我之前,还有几个人?”

  零零没想到苏雾许如此敏锐,索性破罐子破摔,道:“七个。”

  “七个。”不是个小数目。

  苏雾许皱了皱眉,问:“她们之中,一个都不曾完成任务?”

  零零沉重地道:“她们之中有两人选择感化郁矢,全都成了花肥。有三人选择杀死郁矢,达成开局即死结局。剩下两人终于肯认真做任务走剧情,结果死在穿书女主的手上。”

  苏雾许:“……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nisr.com。无奈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nisr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