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口是心非_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
无奈小说网 > 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 > 第19章 口是心非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9章 口是心非

  巫祀谷附近的魔渊裂缝形成已久,受裂缝中溢出的魔气污染,方圆五里内已化为荒原。

  苏雾许与郁矢到达荒原时,但见平整开阔的荒原上搭着许多帐篷,间或错落着几间介子屋。

  郁矢探明情况后,回来禀报苏雾许:“师尊,据说近几日裂缝近旁有君主级魔兽出现,荒原被卫少尊暂封,需得再等半月才能正常出入。”

  “半月啊。”苏雾许沉吟片刻,道:“你去遗珠道买一座介子屋,找个开阔安静的地方,我们在此处落脚。”

  “师尊是要在此处等着?”郁矢视线一扫,荒原上人来人往,极其喧闹,甚至有修士支起了小摊在卖东西。

  苏雾许金尊玉贵,对衣食住行要求极高,只怕不会轻易纡尊降贵在荒原一等半个月。

  “谁说我要在此处等?”苏雾许抬着一把画着金莲的烟青色油纸伞遮太阳,闲闲地道:“白日人多眼杂,不好进去,我们在此处稍作歇息,待晚上再进去。”

  郁矢看了看天色,此时已是正午,临入夜还有三个半时辰。

  介子屋价值万金,为了三个半时辰的歇息买一座介子屋,除了天下首富玉惊晏玉少尊,只怕唯有苏雾许会如此。

  想到苏雾许灵卡中的可怕余额,郁矢默不作声地拿出月令打开前往遗珠道的通道。

  郁矢走后,苏雾许便驭云飞上半空探查情况,只见整个荒原被一道淡金色的结界所笼罩,荒原正中是一道巨大的裂缝,黑色的魔气源源不断地从裂缝中溢出来。

  零零望着那裂缝,心中发怵,犹犹豫豫地道:“宿主,真,真的要让郁矢进去吗?巫祀谷附近的魔渊裂缝,可是五大魔渊裂缝之一,从里面爬出来的魔兽都很厉害的。”

  “险境之中才能激发潜力,我让他去,一是为了历练他,二是为了让穷奇觉醒上古血脉。”苏雾许记下魔渊裂缝的位置和四周的布局,飘然落地。

  在原剧情中,郁矢被骨龙抓走,穷奇为了护主,意外觉醒上古血脉,苏雾许此前破坏剧情导致郁矢没被抓走,因此便想别的法子找补。

  零零恍然大悟地“哦”了一声,又问:“宿主,如果大反派命悬一线,你真的不救他吗?”

  苏雾许漂亮的粉唇微微扬起一个弧度,“他没那么脆弱。”

  郁矢从遗珠道回来,按照苏雾许的要求,把介子屋安置在一个开阔僻静的地方。

  介子屋很大,是一间四合小院,苏雾许推门而入,一眼便看见院中池塘内灼灼盛开的莲花。

  “不错。”苏雾许随口称赞了一句。

  “师尊喜欢就好。”郁矢从容地应了一声,从小厨房里拿出几个精致的碗碟,将手中拎着的纸包打开,把里面的点心一样样放好。

  点心种类很多,有糯米桃花糕、松子百合酥、玉露团等,零零双目放光,猛地扑过去抓起一个玉露团便开始啃,一边啃一边道:“呜呜呜有个弟子真好,事事都想着师尊。”

  郁矢手指蜷了一下,不自在地道:“我只是恰好看到,便随手买了。”

  他只是,看在苏雾许几次三番救他的份上,才给她买的!

  “口是心非。”零零瞥了郁矢一眼,直言不讳:“少尊最喜欢吃甜的,这些点心都是甜的。”

  郁矢:“……点心本来就是甜的。”

  零零继续揪着不放,“也有咸的!”

  郁矢目光一沉,揪着零零的后颈把它提起来,“这是给师尊的,你不准吃。”

  零零:“???”

  忽地,小院内响起一声清越的琴声,紧接着,一连串的琴音回荡开。

  郁矢侧头去看,只见苏雾许坐在桂树下,白衣曳地,白皙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飞快拨动。

  那把琴是介子屋自带的,郁矢买的时候便注意到了。

  苏雾许一曲弹罢,抬眸见郁矢怔怔望着她手下的琴,手指无意识地轻轻动着。

  “你会弹琴?”苏雾许起身理了理略有褶皱的裙摆,走到桌边,伸手拿了一块点心。

  郁矢回过神来,哑声道:“不会。”

  幼时娘亲教他弹琴,只初初辨了琴谱,正在学指法,便被闻讯而来的郁族长打断。

  郁族长怒气冲冲地,一把夺过琴,狠狠地摔在地上。

  自那之后,他再未学过琴。

  “你想学吗?”苏雾许笑着道。

  郁矢神色微动,迟疑片刻,点了下头。

  苏雾许吃完一块点心,优雅地擦了擦嘴,懒洋洋地道:“等你完成任务,回云麓,我请花峰主教你。”

  零零小声地道:“宿主,你怎么不亲自教他?”

  “我没那个耐心。”苏雾许站起身,准备去看看屋子内部的布置。

  身后忽然传来郁矢的声音,“师尊不会觉得,学琴是不学无术么?”

  “嗯?”苏雾许眉梢一挑,回过头,“学琴怎会是不学无术?”

  郁矢动了动唇,又紧紧抿上了。

  郁族长摔琴时,告诉他,学琴无用,唯有修炼才是他该做的事。

  郁族长希望他复兴家族,因此严苛地训练他,苏雾许希望他赢得沉华剑,难道不该也对他多加管束么?

  看清郁矢脸上的困惑与一闪而逝的抗拒,苏雾许温声道:“学琴并非不学无术,自古以来,无数琴修便以琴曲纵横天下。便是不用于战斗,平日里弹琴,也可静心。”

  郁矢沉默半响,低声道:“弟子知晓了。”

  苏雾许向前走了几步,又顿住脚步,淡声问:“如果我说是,你便不学了么?”

  郁矢一怔。

  苏雾许扫了一眼桌上的点心,叹了口气,走到郁矢身前,抬眸认真地看着他。

  郁矢下意识地,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苏雾许正色道:“你虽是我的弟子,却不必事事以我的命令为准,你可以自行去做自己喜欢的事,我不会对你过多要求什么。”

  郁矢想起,自自己入门以来,苏雾许确是几乎未曾管过他,还允许他去罄山居听学。

  可他做事一向习惯了权衡利弊,如今日之事,若苏雾许不准,为了能继续潜伏在她身边,他便不会再提学琴之事。

  他自幼如此,活着的意义便是振兴家族,个人的微小喜好,不值一提,可以为一切有利可图的事情让步。

  而今日,苏雾许却告诉他,他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。

  他真的可以,做自己喜欢的事吗?

  心中的恶意忽然一点点涌上来,郁矢近乎阴暗地道:“师尊身份尊贵,自然可以随心所欲,但弟子不同――”

  话未说完,便被苏雾许打断,苏雾许一字一句,铿锵有力地道:“你手中有剑,谁阻你,你便杀谁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nisr.com。无奈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nisr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