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爬云梯_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
无奈小说网 > 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 > 第2章 爬云梯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章 爬云梯

  苏雾许未穿书前,是瑶池中的一株金莲,天生灵物,化灵之初便被神族奉为莲泽神君,享尽荣宠。

  瑶池绵延数十万里,是神族根基之所在,没了苏雾许的镇压,瑶池会倾塌,淹没神族。

  自苏雾许化灵来一万余年,神族对她尽心尽力,她自然不会放任神族倾覆,打定主意尽早完成任务回神族。

  郁矢日后注定要杀她,她不会对他手软。

  零零凝视苏雾许良久,黑眼睛里忽然闪过崇拜的光芒,贴到苏雾许手边使劲蹭蹭蹭。

  新宿主真敬业!她一定能带着它完成任务,修补好小世界裂痕!

  收徒事宜结束,郁矢跟随引路童子朝华亭仙居走。

  薄薄的莲叶稳稳地托着郁矢,不知怎的,他忽然想起苏雾许方才便是站在这碧绿莲叶上,一袭莲纹白衣曳地,恍若不染尘埃的仙子。

  手中仍捏着那块温凉的玉,郁矢摩挲几下,不知想到什么,眸光一暗,倏地将玉佩捏紧了。

  引路童子圆脸上露出笑意,脆生生地道:“我可是头一次见少尊收徒呢,还赐了月令,可见少尊对郁师兄的重视。”

  郁矢微笑着点了下头,望向前方云雾缭绕的山峰,眉眼一点点沉下。

  苏雾许娇纵任性,收他为徒,赐他月令,只怕别有目的。

  耳畔响起噗通噗通的落水声,冰凉的水珠溅到郁矢脸上。

  郁矢回头,看见苏阑拎着一个钱袋,从里面掏出灵石一颗一颗往水里丢。

  方才在寻鲤台上,苏雾许没选苏阑却选了自己,看苏阑这架势,是来找麻烦的。

  郁矢大半个身子都溅上了水,眸光暗了一瞬,面上却是一副谦恭有礼的模样,“何事?”

  “九百九十九级云梯可不是那么好爬的。”苏阑轻抬下巴,眉眼倨傲,讥讽道:“你莫不是真以为,少尊收你为徒,是看重你吧?”

  垂在衣袖下的手不自觉地握紧,郁矢温和地笑道:“少尊的心思,我不敢乱加揣测。”

  “郁矢,你别得意,少尊收你为徒,不过是为了取乐!”苏阑掏出一大把灵石一股脑全丢进湖中,溅湿了郁矢的半边身子。

  嘲笑完,苏阑便拢了拢袖子,扬长而去。

  引路童子对苏阑做了个鬼脸,扯了扯郁矢的衣袖,“郁师兄,你别听他胡说,少尊让你爬台阶,是在考验你呢。”

  考验?

  郁矢眼中闪过讥诮之色,下一瞬,却见苏阑一脚踩空,掉进了湖里。

  众仙侍手忙脚乱地去捞苏阑,郁矢漠然看着,余光却瞥见苏阑身侧的莲叶上,停着一只白色的蝴蝶。

  琉璃道繁花锦簇,溪水潺潺。

  苏雾许坐在云团上,撑着下巴看着云雾翻腾的云梯入口。

  任务进度条已经过了三分之二,显然是她让郁矢走云梯的缘故,若想全部完成,只怕还差些言语打压。

  苏雾许等得不耐烦了,从云团上跳下来,打散云梯口的云雾。

  九百九十九级云梯蜿蜒而下,一眼望不到头,距离苏雾许六级云梯的地方,郁矢正艰难往前迈出一步。

  细密的汗珠从郁矢额头上滚下来,砸进云雾里,他抬眸和苏雾许对视,将要行礼,忽然看见一只白色的蝴蝶停在苏雾许的手上。

  苏雾许伸手拨了拨蝶翅,目光挑剔地打量郁矢,朱唇轻启:“果真是个小废物。”

  郁矢盯着那只蝴蝶,眸光一暗。

  方才苏阑落水,是苏雾许做的?为什么?

  苏雾许接着道:“不过是让你走云梯,你便拖拖拉拉,走了这么久。”

  郁矢辩解道:“师尊,并非弟子有意拖拉……”

  “我准许你插话了吗?”苏雾许打断郁矢,漂亮眉眼间满是骄矜气,“你既入我门下,便要守我的规矩,我说什么便是什么,不许忤逆我。”

  郁矢眉眼沉了沉,低眉敛目,顺从地道:“弟子……谨遵师命。”

  叮咚。

  脑海中传来任务完成的提示音,苏雾许勾了勾唇,眉眼间的高傲在眨眼间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
  “华亭仙居内除我的寝居外你都可以去,若是无事不要来打扰我。”漫不经心地叮嘱了一句,苏雾许坐着云团飘远。

  郁矢立在原地,倏地抿住唇角。

  苏雾许回到寝居,倚在软榻上看书。

  腕间的镯子忽然发起烫来,紧接着,空间扭曲,苏雾许一眨眼,发觉自己站在一片竹林中。

  风吹动竹叶沙沙作响,琴音袅袅。

  郁郁葱葱的竹叶间,身穿白衣的男人盘膝而坐,膝头放着一把古琴,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拨弄。

  琴音流泻而出。

  苏雾许在记忆中找出男人的身份,径直走过去,双手按在琴弦上,不悦地道:“卫拂秋,你把我拉来这里做什么?”

  卫拂秋,君阆少尊,书中光风霁月俊美无双的男主仙君。但苏雾许知道,卫拂秋的温文尔雅通通都是装的,实则是只腹黑的老狐狸。

  “听闻你新收了个弟子,还让他走了云梯?”卫拂秋容貌丽,一双桃花眼温柔地落在苏雾许身上。

  “与你无关。”苏雾许懒得和他纠缠。

  在《神君观察日记》中,苏雾许的母亲对卫拂秋多有照顾,临终前将女儿托付给他照看,是以卫拂秋总爱多管闲事,以苏雾许长辈自居。

  “郁矢毕竟刚入门,走云梯属实有些折辱人了,你这次做得不对。”卫拂秋脸上出现不赞同的神色。

  苏雾许抬脚便走。

  好烦。

  “你这娇纵的性子可得改改,否则迟早会吃亏。”卫拂秋神色中带了点不悦,伸手朝苏雾许一点,“既然你不知错在何处,那便好好反省两日。”

  苏雾许撕开幻境,径自离开。

  空间再次扭曲,苏雾许回到了寝居。

  手头的书忽然“啪”一声掉在地上。

  苏雾许伸手去捡,却瞥见一只毛茸茸的爪子,细绒雪白,肉垫粉嫩。

  心中隐约有了一个猜测,苏雾许走到水潭边照了照。

  水面映出一只雪白软糯的小奶猫,额头上有一小簇金色的弯月型细绒。

  苏雾许沉默良久,一爪子挥向水面,击碎倒影。

  卫拂秋,好得很!

  苏雾许虽是身穿,系统为了更贴合剧情,禁用了她原本的法术,转而代以原主的血脉特征以及修为。

  卫拂秋年岁长于苏雾许,是四位少尊中最强的一位,是以苏雾许轻易便着了他的道。

  苏雾许兀自生了会闷气,跃上吊床,懒洋洋地趴着晒太阳。

  她做金莲那会,也总喜欢晒太阳。

  晒了一会,苏雾许看见零零四脚朝天躺在云团上,抚摸着圆滚滚的小肚子,飘进庭院。

  零零迷迷糊糊地扬起身子,看清苏雾许后,全身的毛都炸开,急匆匆地道:“宿主,快躲起来!大反派来了,若是他认出你,一定会借着这个机会对你不利!”

  苏雾许瞥它一眼,没有动。

  便在这时,庭院外传来“扣扣扣”的敲门声,伴随着郁矢清朗的少年嗓音。

  “师尊,我来给你送午膳。”

  苏雾许给零零使了个眼色,示意它去开门。

  零零惊疑不定地瞧着苏雾许,以为她疯了,“他会杀了你的!”

  “去。”苏雾许气定神闲地趴着,语调温和却不容置疑。

  她饿了。

  零零只得不情不愿地去开门。

  “有劳。”郁矢很有礼貌,拎着食盒走进来,左右看了一圈,问:“师尊在何处?”

  “哦,少尊,少尊有事出去了,你把食盒放着就行。”零零努力装作若无其事,驱使云团挡住郁矢的视线。

  郁矢的jsg目光在零零身上停顿几秒,随即温和地道:“好。”

  郁矢将食盒放在庭院中央的圆桌上,视线一扫,眼尖地看见吊床上趴着的猫,瞳孔微缩。

  “这是师尊养的猫?”

  “是,是的。”零零汗毛倒竖,说话都不利索了。

  郁矢静了片刻,收回视线,微笑道:“我先走了,若师尊回来,记得提醒她用膳。”

  郁矢走出院子掩上门,零零瘫在桌上,不住地拍着胸口。

  它见过太多次宿主被郁矢杀死的场面,对郁矢有很深的心理阴影,很怕苏雾许也被杀了。

 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,按照小世界崩坏的速度,若是还不成功,整个小世界都会崩塌。

  “你这么紧张做什么?”苏雾许好笑地看着零零。

  “你不懂大反派的可怕之处。”零零有气无力地道:“虽说他现在看着是个小可怜,但心黑着呢。”

  苏雾许让零零把饭菜取出来,舀了一勺粥喂进嘴里,漫不经心地道:“了解一点。”

  她看过角色记忆,见过未来凶残暴戾的魔君,不过这并不代表她会怕他。

  她活了一万余年,还从未怕过谁。

  吃完饭,苏雾许躺回吊床上闭着眼睛晒太阳。

  阳光正暖,微风不燥,恍惚间苏雾许以为自己还在瑶池里,在温暖的天光下舒展着枝叶。

  便在这时,耳畔倏地响起震耳欲聋的惊雷声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nisr.com。无奈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nisr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