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司刑使_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
无奈小说网 > 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 > 第25章 司刑使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5章 司刑使

  苏雾许没答他,指了指穷奇,对白泽道:“白泽尊者这么厉害,定然知道如何训练幼兽。”

  白泽被夸得飘飘然,“那当然!”

  苏雾许抓起穷奇,放在白泽身前,“我想请尊者帮我训练它。”

  白泽当即拍了拍胸脯,“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。”

  虽然它日理万机,虽然这只幼兽是只魔兽,但苏雾许都这么夸它了,它就给她个面子。

  郁矢错愣地看着苏雾许三言两语让白泽帮自己训练穷奇,心中电光火石地闪过些什么。

  苏雾许似乎,一直在有意帮他提升实力。

  解决完穷奇的训练问题,苏雾许很高兴,觉得自己离完成任务又近了一步。

  谁知第二日,郁矢抱着穷奇,神色难看地来找她。

  “师尊,今日阿萝和白泽尊者一同偷吃月泉中的金莲,阿萝吃完后,便昏迷不醒。”

  苏雾许看了看郁矢怀中闭着双目,呼吸清浅的穷奇,一时间,有些失语。

  “金莲中灵力强盛,它不过幼兽,吃了无法消化,灵力堵塞,自然昏迷。”

  白泽怯怯地从郁矢身后探出一个头来,心虚地道:“本尊,本尊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罢了。”苏雾许按了按额角,勾起传讯玉牌,给花摇居传信,请他来一趟。

  花摇居来得很快,几乎是一路小跑着进了庭院,气喘吁吁地道:“少尊,何事?”

  “你替我瞧瞧有什么办法能帮它吸收体内的灵力。”苏雾许一指四脚朝天躺在郁矢怀中的穷奇。

  花摇居探查片刻,神色严峻地道:“以它的身体承受能力,还无法吸收如此磅礴的灵力,须得由实力高强的灵兽来为它疏通,把灵力引出来。”

  苏雾许掀起眼帘看向白泽。

  白泽立刻抬起爪子,飞快地道:“本……我帮它!”

  花摇居看了白泽一眼,没看出是什么品种,只以为是苏雾许新收的兽宠。

  这么来看,少尊好像很喜欢白色的毛绒绒小兽。

  花摇居将疏通灵力的办法交给白泽,让它自行操作,自己则在旁侧密切关注着。

  白泽学得很快,疏通灵力时并未出什么错处,花摇居放了心,随口问:“少尊给它吃了什么?”

  苏雾许凉凉地道:“它偷吃了我种在月泉中的金莲。”

  郁矢轻抿唇瓣,神色冷沉地看了穷奇一眼。

  “月泉中竟能中金莲?”花摇居很惊奇,探索欲立马就被勾起来,“少尊,我可否去瞧瞧?”

  苏雾许淡淡颔首。

  花摇居转瞬间不见了身影,过得片刻,满脸惊喜地跑回来,激动地对苏雾许道:“神迹!这简直就是神迹啊!”

 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花摇居清了清嗓子,正色道:“少尊,我有一个不情之请。”

  苏雾许淡淡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
  花摇居小心翼翼地道:“少尊,可否让我带走一株金莲,回去做研究?”

  苏雾许敲击桌面的手一顿,而后道:“可以,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  花摇居很高兴,“何事?只要我能为少尊做的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

  郁矢觉得很烦躁。

  这些人和兽,怎么一个个,偏爱上赶着来找苏雾许献殷勤?

  沈南葭如此,白泽如此,花摇居也如此。

  苏雾许伸手朝郁矢一指,“听闻你琴技很好,你教他弹琴,我便给你一株金莲。”

  花摇居看了郁矢一眼,面色奇怪地道:“只是如此?”

  苏雾许点头:“只是如此。”

  “少尊真是大善人!”花摇居激动得无语伦次,“弹琴有什么难的,他想学,随时可以来找我。我今日做了新的吃食,少尊可要尝尝?”

  “不必了。”苏雾许果断地拒绝。

  郁矢神色复杂。

  学琴一事,苏雾许在荒原jsg便答应他,他以为她早忘了,没想到竟还记着。

  能让白泽尊者不顾面子来偷吃的金莲,定然十分珍贵,可苏雾许竟轻飘飘拿来换他学琴。

  苏雾许不知道郁矢心中所想,摆了摆手,“那事情就这么定了,金莲花峰主自行去取即可,我这弟子便交给你了。”

  算了算时辰,苏雾许道:“花峰主这便带他去学吧,稍后他还要修炼。”

  零零:“……”

  宿主真是,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让郁矢提高实力。

  花摇居点点头,带着郁矢去学琴,穷奇则留在庭院,由苏雾许照管。

  苏雾许闲着无事,从书房取来纸笔,将宣纸铺开在桌上,研了墨,准备作画。

  零零早便习以为常,自己去小厨房取了一盘郁矢做好放着的点心,小口小口地啃着吃,尽量不发出声音。

  苏雾许执笔蘸了墨,略略停顿,开始在画卷之上勾勒。

  零零吃完点心,凑过来瞧了一眼,搓着爪子道:“真好看!这么一看,大反派显得不那么可怕了。”

  画中是大片浓稠的黑夜,月光洒落之处,少年手捧红莲,垂眸静立,显出一种岁月静好之感。

  苏雾许习惯在闲暇时作画记录日常生活,郁矢送她的红莲,很合她的心意,是以她今日略一思索,便决定将那日的场景画下来。

  整个画面确实如零零所说,显得郁矢很温柔,苏雾许略一斟酌,提笔,在郁矢的衣袍上添了几笔红色的血迹。

  正待再添郁矢脸上的伤痕,华亭仙居的结界忽然被触动。

  苏雾许搁笔,掀起眼帘看向半空,“阁下闯我居所,有何贵干?”

  有一人在半空显露身形,蓝衣黑发,腰间缀着一块醒目的玄黑色令牌。

  那人落在庭院中,令牌随着他的走动轻晃,苏雾许看清那上面描金的三个大字――长生殿。

  长生殿的人,竟这般快便找来了。

  来人疏离地向苏雾许一点头,冷漠地道:“长生殿司刑使季宵,特来拜访。”

  苏雾许不喜他的态度,坐着未动,淡声道:“何事?”

  季宵拿出一份竹简,翻开来伸手一点,一行淡金色的大字悬浮在半空。

  他一板一眼地念道:“苏雾许,违反长生殿第二百三十七条律法,擅自替魔族点燃心焰,处以七日雷火之刑。其弟子郁矢,抽取心焰,处以半月雷火之刑。”

  季宵不带任何感情地念完,抬眼看向苏雾许,例行公事般地问:“苏雾许,你可认罪?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nisr.com。无奈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nisr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