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幻境_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
无奈小说网 > 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 > 第33章 幻境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3章 幻境

  眼前场景倏忽变幻,待雾气散去,苏雾许发觉自己已身处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内,想来是被拖入了幻境。

  苏雾许正欲抬手暴力破除幻境,忽然听见一jsg道稚嫩的少年嗓音。

  “娘亲,每一个人年满六岁,都要被抽取心焰吗?”

  动作一顿,苏雾许循着声音的来源看去。

  在她身前不远处是一片红枫林,一个温婉的妇人牵着小男孩慢慢地走过来。

  小男孩眉目精致,已依稀能看出长大后的样子,是郁矢。

  他仰着头,满脸认真之色。

  他们似乎没看见苏雾许,径直从她身侧走了过去。

  妇人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郁矢的头,温柔地道:“每一个魔族年满六岁,都会被抽取心焰。”

  苏雾许掌心凝聚的灵力消散,跟上郁矢和宛鸢萝。

  小郁矢脸上闪过不解之色,问:“为何只是魔族?”

  宛鸢萝犹豫片刻,慢声道:“上古时期,天地初开,产生了三大种族。”

  “我知道我知道。”小郁矢抢着答道:“能沟通天之力的灵族,能沟通地之力的魔族,以及介于灵族和魔族之间,依靠灵力来修习的人族,先生上课讲过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宛鸢萝点了点头,柔声道:“灵族和魔族实力相当,共同治理天下,而后却产生分歧,引发战争。”

  “魔族战败,被灵族封印于九幽,为了镇压魔族,灵族在灵界与九幽之间开辟了一个空间,也就是我们如今所处的凡尘界。人族受命当九幽之地的守门人,设四大宗,每个宗门内都有由灵族赐下的灵物,定期降下福泽。”

  前方不远处已经隐约可见黑色石柱,小郁矢顿住脚步,握紧宛鸢萝的手,“魔族被封印于九幽,为何我们还在凡尘界?”

  宛鸢萝拨了拨小郁矢脸颊边的碎发,轻声细语地道:“魔族战败,被封印于九幽,但也有一支魔族,早早地便投诚灵族,并未被封印,也就是我们郁氏一族。”

  “投诚?”小郁矢撇了撇嘴,“就算投诚了,以灵族那些人小气的性子,定容不下我们,所以才要抽取我们的心焰。先生说得对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”

  宛鸢萝笑着摇头,“先生说得不对。万物有灵,即便种族不同,也可以友善相处。只是人心复杂,难免会起冲突。”

  宛鸢萝蹲下身,理了理郁矢的衣襟,对他道:“答应娘亲,永远不要失了向善之心,可好?”

  小郁矢郑重地点头:“好,娘亲说的我都答应。”

  宛鸢萝笑了笑,摸了摸小郁矢的头,“好孩子,去吧,娘亲在这里等着你。”

  苏雾许看着这温馨的一幕,心情复杂。

  年幼的郁矢,曾有一颗最干净的赤子之心。

  郁矢已经走上高台,忽视四周一张张哭泣的脸,脚步坚定地走向高台正中的白衣仙君。

  是卫拂秋。

  苏雾许看见卫拂秋伸出手,一指点在郁矢的胸口。

  一团明亮的金红色火焰从郁矢胸口飞出来,卫拂秋眉梢轻挑,眸中闪过诧异之色,随即便捏住那团心焰,放进一个透明的玉盒中。

  高台之下,郁亭丰及一众长老的神色,忽然变得激动起来。

  苏雾许凝视着那团明亮的心焰,眉心轻蹙。

  魔族血脉也分三六九等,以郁矢的心焰来看,他的血脉是最高等级的魔神血脉。

  郁氏一族想必便是看重了这一点,才拿他当继承人培养,甚至不惜献祭也要让郁矢重新凝聚心焰。

  画面一转,郁矢穿着少主的服饰,坐在垂柳下,问树下正在调音的宛鸢萝,“娘亲,今日爹爹说我是族中的希望,什么是希望?”

  宛鸢萝手一颤,弹错了一个音,但她面对郁矢,却努力露出一个温柔的笑。

  “希望便是......夜色里灼人的火,雪地里的太阳,冬天的花,是温暖而明亮的东西。”

  郁矢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而后道:“那我只做娘亲一个人的希望,做族中的希望太累了,今日爹爹说,让我从明日起便跟着长老们修行,可是我想跟着娘亲学琴。”

  “那娘亲现在教你可好?”宛鸢萝笑了笑,开始教郁矢辨音。

  她教得很仔细,末了握着郁矢的手,带着他弹一首最简单的曲子。

  忽然,郁亭丰从门外大步走进来,看见眼前的场景,眉头便狠狠皱起。

  “他可是族中的少主,怎可跟着你学这些无用的东西?!”郁亭丰怒气冲冲地冲着宛鸢萝吼了一声,而后便举起琴,狠狠地砸下。

  琴被摔得四分五裂,宛鸢红着眼怒视郁亭丰,同时伸手捂住了郁矢的眼睛。

  郁矢倔强地掰开宛鸢萝的手,而后对郁亭丰冷淡地道:“是我自己要学,与娘亲无关。”

  “不准学!”郁亭丰很不讲道理,转而对宛鸢萝道:“你身为他的母亲,更该为他的未来着想,如今魔族式微,唯有提高实力,才能让他保住性命!”

  “为他着想?”宛鸢萝的面上浮现嘲讽的神色,一字一句道:“郁亭丰,你何必找如此冠冕堂皇的借口,你不过是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罢了!”

  “你!”郁亭丰恼羞成怒,气得伸手指着宛鸢萝。

  宛鸢萝没理他,弯下腰,对郁矢道:“爹爹和娘亲有话说,你出去找明意姑姑玩。”

  郁矢捏着宛鸢萝的衣袖,不肯松开。

  “听话。”宛鸢萝对郁矢笑了笑,轻轻推了他一把。

  郁矢抿了抿唇,见宛鸢萝态度坚决,只好捡起地上的碎裂的琴,抱着琴走出了院子。

  苏雾许一路跟着郁矢,来到红枫林。

  郁矢来到僻静之地,沉默着,缓慢地去拼凑碎裂的琴,尝试用灵力修复,但琴破得实在太厉害,他修为又低,拼了小半个时辰也未曾拼好。

  苏雾许神色一动,走出去。

  空气泛起涟漪,零零忙不迭地拉住苏雾许,劝她:“宿主,你如果强行改变幻境走向,神魂会受到损伤的,与其这样,还不如直接打碎幻境。”

  苏雾许不为所动,“放开。”

  她何尝不知打碎幻境是最快的方法,但此时此刻,面对这样的郁矢,她却不自觉地想走过去,帮他一把。

  现实中她必须违背自己的意愿让郁矢成功黑化,唯有在幻境中,她能短暂地遵从自己的意愿。

  零零见苏雾许神色坚决,讪讪地松开爪子。

  空气中涟漪越扩越大,苏雾许强行让自己在幻境中显露身形,走到郁矢面前。

  她突然出现,幼年的郁矢神色惊愕地看着她,随即便抱紧了怀中的破琴。

  苏雾许蹲下身,放柔了声音:“你不要怕,我没有恶意,我能帮你修好它。”

  郁矢将信将疑地道:“真的?”

  苏雾许笑了笑,伸手一点,郁矢怀中的琴忽然飞上半空,在灵力的牵引下,一点点拼合完全,又落在他的手中。

  郁矢抱着琴看了又看,眉眼间掠过欣喜之色。

  他看着苏雾许,神色认真地问:“你是神仙吗?”

  “神仙?”

  “娘亲说,神仙能听见每一个人心里的愿望,然后忽然出现,替人们实现愿望。我方才在想,如果有人能帮我修好琴就好了,你就出现了。”

  苏雾许笑了笑,“我不是神仙,我是你的师尊。”

  郁矢纠结地皱起眉毛,“可是我并未拜过师。”

  苏雾许诚实地道:“再过十余年,你会上云麓,拜我为师。”

  郁矢眨了眨眼,斟酌片刻,轻声唤道:“师尊。”

  “你不怕我骗你?”苏雾许笑着问。

  郁矢诚恳地道:“我觉得师尊不是坏人,不会骗我。”

  苏雾许怔了一下,望着郁矢稚嫩却真诚的眉眼,轻声问:“你想学琴吗?”

  郁矢点了点头,又摇摇头:“爹爹不让我学。”

  “你要遵从自己的内心,做自己喜欢的事。”苏雾许语调随意,抬手一挥,一张琴桌与一方矮凳凭空出现。

  在苏雾许含笑的目光中,郁矢将琴放在琴桌上,坐在矮凳上,手指堪堪触碰到琴弦,一双温暖的手便覆了上来。

  苏雾许带着他,弹了一首《流光曲》。

  两人离得很近,郁矢能闻到苏雾许身上清冽的莲花香气。

  很暖很好闻,恰如娘亲所说,像夜色里灼人的火,雪地里的太阳,冬天的花。

  一曲弹毕,郁矢向苏雾许道谢,而后与她道别。

  临行前,他问:“明日师尊还会在吗?”

  苏雾许无视零零在识海中的咆哮,笑着答他:“在。”

  第二日,郁矢跟着族中长老修行。

  修行的地点是一片荒芜的森林,常有妖兽出没,长老给了他一个任务,独自一个人在森林中待三天。

  在郁矢杀死一只狼妖,灰头土脸从地上爬起来时,他听见笑声。

  稀疏的枝叶间,苏雾许坐在树上,裙摆层叠垂下,正看着他,眉眼间尽是明媚笑意。

  郁矢莫名脸热,拘谨地道:“师尊,弟子实力不济......”

  “与实力无关,我是看你像只小花猫,才笑的。”苏雾许答得随意,从树上一跃而下,随手折了一根树枝。

  苏雾许握着树枝,点了点狼妖的尸体,“你方才与它打斗时,毫无章法,全靠蛮力,是以赢得并不轻松。”

  她简短地分析完郁矢jsg的缺陷,而后便开始教他正确的打法。

  郁矢学得很快,到了歇息的时候,抓了几条鱼烤好,递给苏雾许。

  连零零也从识海中出来,拿了一条鱼咬了一口,而后便全吐出来。

  苏雾许看了看手中的鱼,迟疑着没有吃。

  郁矢咬了一口自己烤的鱼,随即便面色难看地吐出来,将苏雾许手中的鱼也抢了。

  “师尊别吃了,实在是难以下口。”

  苏雾许奇道:“你不会?”

  郁矢道:“我不曾学过,但我看娘亲是这么烤的,谁知……谁知烤出来竟如此难吃。”

  他说着,脸上的神色忽然变得很自责:“师尊劳累一日,我却没什么能招待师尊的......”

  “无妨。”苏雾许毫不在意地笑了笑,从储物镯中拿出几盘点心,当作午饭。

  经此一事,三日后郁矢回去,找宛鸢萝学了厨艺。

  郁矢的修行任务很重,大半的时间都是待在不同的地点猎杀妖兽,修为飞速提高的同时,厨艺也越来越精湛。

  幻境中的时间并不固定,苏雾许跟随郁矢在幻境经历了大大小小的事件,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遍他的成长历程。

  昔日那个心怀纯善的稚子,逐渐变得冷漠而阴郁,只是唯有在面对她时,依旧会保持温柔的笑容,唤她一声“师尊”。

  时间飞速流转,苏雾许再见到郁矢时,是在一个深夜。

  暴雨倾盆而下,电闪雷鸣,郁亭丰站在郁矢身前,声音中透着狠厉:“法阵已成,你今日必须去!”

  郁矢神色淡漠,凉薄地道:“若我不去呢?”

  “你若不去,你该知道你的母亲是什么下场!我在焚灵台等你。”郁亭丰冷漠地留下这么一句话,便拂袖而去。

  郁矢看着他的背影,唇瓣紧抿。

  他走到雨下,站了很久,而后回望旁侧亮着灯火的屋舍,仿佛下了什么决心般,独自一人走向浓稠的黑夜。

  苏雾许撑伞立于郁矢身前,伞微微倾斜,挡住雨。

  “你真的想去吗?”她问。

  水珠从郁矢的发梢滚落下来,他的睫毛颤了颤,哑声道:“我还以为,师尊不会再来了。”

  “这是幻境,时间并不固定。”苏雾许语调淡淡,又问了一遍,“你想去吗?”

  郁矢垂在身侧的手倏然握紧,“我......不想去。”

  可是他不得不去,他没得选。

  “好。”苏雾许笑了笑,抬起手,蝶群翩然从她指尖飞出,如焰火般冲上夜空。

  “我也快到极限了,你该醒了。”

  郁矢迷茫地看向苏雾许,她扬唇浅笑,身后连绵的雨珠忽然在一瞬间骤停,而后,整片空间开始碎裂。

  “师尊!”

  郁矢猛地睁开眼,目之所急,是阴暗的天空,成群的蝙蝠。

  郁矢按了按隐隐作痛的额角,恍惚地想起来,他被拖进了幻境。

  他常来禁地,对陷入幻境一事早已习惯,甚至有时会故意进幻境,想再看一看娘亲的脸。

  可是这一次,他的幻境里出现了苏雾许。

  苏雾许替他修复好碎裂的琴,教他如何与魔兽打斗,帮他捉弄郁亭丰,还数次救他。

  幻境只会由真实发生过的事幻化而成,苏雾许不可能凭空出现在他的幻境里。

  唯有一种可能,苏雾许,跟着他进了禁地。

  郁矢站起身,四处寻找。

  期间有魔兽想来攻击他,被他雷厉风行地砍成两半。其余的魔兽见他如此凶残,全都踌躇不前。

  忽地,郁矢顿住脚步。

  前方不远处的树下,有一只金色的小鸟,小鸟紧闭着眼睛躺在地上,周身泛着浅金色的灵光,让一众魔兽不敢靠近。

  郁矢指尖一颤,走过去,轻柔地捧起小鸟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nisr.com。无奈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nisr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