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 礼物_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
无奈小说网 > 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 > 第35章 礼物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5章 礼物

  郁矢垂下眼睫,安静看着桌上的羽毛花环和灵元果。

  羽毛花环是他闲暇时随手做的,不知为何,与苏雾许在一处,总能让他想起幼年之事,便一时心血来潮,捡了苏雾许掉下来的羽毛做成了花环。

  他原以为苏雾许会同其它女子一样喜欢这些精致的小东西,谁知苏雾许在看到花环的第一眼jsg,便对他怒目而视。

  他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好惹苏雾许嫌弃,便又拆了重新编,这次苏雾许倒是没再瞪他,只是躺在篮子里,一副没精打采不想理会的样子。

  眼下这个花环便安静地躺在他身前,他只要一伸手就能拿起来。

  苏雾许将自己珍贵的羽毛和能让她变回人身的灵元果送给了他。

  郁矢伸手,珍而重之地拿起那个羽毛花环,小心地收好,随即将灵元果推至苏雾许身前。

  他的眼睛里露出笑意,嗓音温柔,一字一句郑重道:“谢谢你。”

  从此刻起,他愿意同她和解,前尘恩怨,一笔勾销。

  苏雾许见郁矢不似方才那般低沉,自觉任务已经完成,随意一点头,开始吃桌子上的灵元果。

  她本打算再想别的办法修复识海,但既然郁矢不要,便算省事,不必再去找。

  灵元果汁水饱满,吃起来很甜,苏雾许吃完一个,见郁矢没阻止,便连着将六个灵元果全都吃了。

  破损的识海在灵元果的润泽下,缓慢修复,重又恢复生机。

  郁矢等苏雾许吃好,替她擦了擦嘴和胸前被汁水沾到的羽毛,捧着她往外走。

  苏雾许吃得很饱,加之识海修复很费精力,趴在郁矢手中昏昏欲睡。

  叮当。

  叮当。

  半梦半醒间,苏雾许听见清脆的铃声,一下接着一下,一连串的铃声回荡开。

  苏雾许掀起眼帘朝声音的来源看去,只见郁矢不知何时已带着她来到一座四合小院,院中檐廊下挂满了缀着红色丝带的风铃,随风轻晃,叮叮当当地响。

  院中种了一棵粗壮的银杏,树梢上也挂着风铃,一个女人坐在树下,手指灵巧地翻飞,一个如意结在她手中逐渐成型。

  女人停下手中的动作,抬眸朝郁矢看来,面上流露出惊喜的笑意。

  “前几日我听闻大长老罚少主去禁地反省,今日总算是准许少主出来了。”

  女人将如意结放下,高兴地站起身,去屋子里拿了茶具,给郁矢泡茶,“少主请坐。”

  “明意姑姑,你坐着,我来便好。”郁矢接过女人手中的茶壶,倒了三杯茶。

  零零调出女人的资料,给苏雾许科普,“宿主,这是郁矢母亲的陪嫁丫鬟,宛明意,从小看着郁矢长大,也算是他的半个娘亲了。”

  苏雾许点头,看见郁矢将倒好的茶递给宛明意,宛明意笑着接过。

  “少主怎么倒了三杯,莫非还有人要来?”

  “还有她。”郁矢将苏雾许放在桌上,将茶杯放在她身前,才端起剩下的那杯茶,轻抿一口。

  宛明意的目光落在苏雾许身上,笑着道:“少主这只鸟儿好看得紧,浑身金灿灿的。”

  郁矢也看向苏雾许,温声道:“是很好看。明意姑姑,我想请你帮一个忙。”

  “少主请说。”宛明意拿起桌上未完成的如意结开始编制,往里头加了几根细细的金线。

  郁矢犹豫片刻,道:“我想请明意姑姑,织一匹云纱锦。”

  宛明意动作一顿,抬眸道:“既是少主的请求,我织便是。只是少主要云纱锦做什么,可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?”

  “不是。”郁矢飞快否认,瞟了安静吃茶的苏雾许一眼,解释道:“是师尊想要云纱锦。”

  “苏少尊想要?”宛明意眉头微皱,语气严肃地问:“少主,你同我说实话,苏少尊待你到底好不好?昔年她来春溪林,踩你......”

  “明意姑姑。”郁矢出声打断宛明意,认真地道:“往事不必再提,师尊待我很好,姑姑不用担心。”

  “那便好。”宛明意没再深究,转而将注意力放到手中的如意结上,柔声道:“少主三日后来取便可。”

  零零砸了砸嘴,“我还以为郁矢会在宛明意面前痛骂宿主一顿,没想到他竟这般轻飘飘地一笔带过了。”

  “怎么,你很想听他骂我?”苏雾许嗓音寒凉。

  郁矢这般说,应当是不想宛明意担心。

  “怎么会?”零零拍着胸脯,大义凛然地道:“我只是在想,若是他骂宿主,我一定跳出去咬他。”

  “那方才他在大长老面前骂我,怎么不见你跳出去咬他?”苏雾许不冷不淡地道。

  零零讪讪地笑了笑,趴在苏雾许识海中装死。

  宛明意很快把如意结编好,笑着递给苏雾许,“来,给你的。”

  苏雾许一怔。

  红金色的如意结,编得精巧,尾端流苏随风微晃,好看极了。

  可是给她做什么?

  “少主的灵宠应当能听懂我说话吧?”宛明意见苏雾许没有反应,奇怪地瞧着她。

  这么漂亮的鸟,不会灵智未开吧?

  “能听懂。明意姑姑,她不是我的灵宠,是我在禁地中捡来的。”郁矢求生欲满点,解释完,便问:“姑姑给她如意结做什么?”

  宛明意真诚地道:“我见少主如此珍视这只鸟,想着少主该是极喜欢她的,便顺手做一个如意结给她,希望她和少主以后都能平安喜乐。”

  “谢谢姑姑。”郁矢垂眸看向苏雾许,罕见地有些紧张。

  苏雾许一向挑剔,身上衣饰无一不是价值连城的灵宝,不知她是否会要这个如意结?

  如意结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苏雾许伸出爪子,抓住尾端的流苏。

  比起那些昂贵精致的礼物,她更喜欢眼前这个,不带任何目的,饱含祝愿的如意结。

  见苏雾许收下如意结,郁矢弯唇浅浅地笑了一下。

  苏雾许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。

  在宛明意的居所用过早膳,郁矢陪着她上街去置办东西。

  春溪林的集市非常热闹,人来人往,郁矢将苏雾许放在怀中小心护着,仍不放心又加了一道结界。

  宛明意去绣坊取前几日定制的针线,郁矢在绣坊大堂内等着,四下看了看,买了几套时下盛行的衣裙。

  零零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,道:“宿主,我看那衣裙的款式不像是买给宛明意的,你说郁矢不会是买给沈南葭的吧?”

  苏雾许看着那些衣裙,若有所思地道:“按理说,我已经在尽量避免郁矢与沈南葭产生交集,莫非是书中世界的不可抗力,让他按照原定剧情对沈南葭产生了好感?”

  “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。”零零咬着爪子,急急地道:“可若是这样,我们之前做的所有努力不是都白费了吗?”

  “不会白费。”苏雾许很冷静,有条不紊地道:“若只是书中世界意志的干涉,郁矢对沈南葭的好感不会像之前那般深,我只需让他死心便可。”

  零零倒吸一口凉气,“宿主莫非是要......辣手摧花?”

  “沈南葭与我无冤无仇,我不会对她如何。”苏雾许语调淡淡,耐着性子解释:“沈南葭喜欢卫拂秋,我们只需撮合她与卫拂秋在一起便可,到那时,郁矢自然会死心。”

  零零眨巴眨巴眼睛,本想说人类的感情并不像苏雾许想的这般简单,但看她气定神闲的模样,又把话吞回了肚子里。

  鼠鼠生存手册第一条:宿主说什么都是对的!

  宛明意很快取好针线,二人沿着长街闲逛,郁矢买了很多点心,馋得零零直流口水。

  置办好所需物品,郁矢将宛明意送回小院,回了自己的宅邸。

  郁矢将点心和苏雾许放在桌上,自己则转身去了后厨。

  趁他不在,零零从苏雾许识海中出来,偷偷拿了一块点心。

  郁矢很快端着几个盘子出来,拆开包装,瞥见里面明显少了一块的点心时,眉梢微挑,随即若无其事地把点心全放进盘子里,推至苏雾许身前。

  苏雾许在零零羡慕的目光下,开始慢条斯理地吃点心。

  零零咬着爪子,眼含热泪,头一次嫌弃自己不是鸟。

  苏雾许安静地吃着点心,郁矢宅邸的门忽然被敲响。

  郁矢皱了皱眉,冷着脸去开门。

  大门打开,郁麟旁若无人地走进院子,一面走一面感概:“哥哥这日子过得好生舒服,在宅邸四周下满禁制,无人打扰,自然也不必管我郁氏一族的存亡。”

  一柄灵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在郁麟身前的地上,郁矢冷淡地道:“少说废话。”

  “看来哥哥还真是讨厌我,连让我参观宅邸都不肯。”郁麟顿住脚步,假模假样地叹了口气,“哥哥,族中长老让我来问你,请苏少尊施压一事,考虑得如何?”

  郁矢瞥了一眼正吃着点心的苏雾许,神色冷厉地道:“三日内,我会让周边部族不敢再对雾隐沼生出任何觊觎之心。”

  “哦?这便是哥哥做的决定么?我倒是有些好奇,是什么让一向杀伐果决的哥哥,变得如此心慈手软了?”郁麟弯起眼睛,饶有兴趣地看着郁矢。

  “与你无关。”数十柄灵剑从郁麟周身的空气中显露出来,郁矢冷冷地道:“不送。”

  郁麟眸中闪过忌惮之色,又回过头来,笑着道:“哥哥这只鸟不错,若哥哥不幸死在雾隐沼,这只鸟便是我的了。她的羽毛jsg这样艳丽,拿来做挂饰一定很好看。”

  唰唰唰。

  数十柄灵剑齐齐朝郁麟刺去,郁麟狼狈地闪身避开,手臂被划出一道血痕。

  郁矢音色寒凉:“我的东西,你最好别动。”

  郁麟捂着受伤的手臂,恼怒地瞪了郁矢一眼,冲出宅邸,看样子是去找郁亭丰告状。

  苏雾许吃完点心,抖了抖羽毛,懒洋洋地瞥了郁麟一眼。

  当天夜里,郁矢叫来郁栖寒及几个郁氏一族的弟子,集结人马,前往雾隐沼。

  许是此行危险,郁矢并未带着苏雾许,而是将她留在自己房中,在她身侧放了很多吃的。

  待郁矢走后,苏雾许变回原身,寻着气息,来到郁麟宅邸前。

  宅邸中灯火通明,院子里,一个美艳的妇人正将郁麟揽在怀中,哭得梨花带雨,郁亭丰好声好气地安慰她,并承诺一定会惩治郁矢。

  苏雾许眼眸微垂,一缕灵力悄无声息没入郁麟眉心。

  郁麟脸上的笑意一僵,眸子有片刻涣散,旋即便似看到什么可怕之物般,跳起来连连后退,惊恐地道:“你别过来!!!”

  妇人一惊,试探着上前去,“麟儿,你怎么了?”

  “别过来!!!”郁麟瞪着眼睛大声叫起来,叫着叫着,又哭起来,“我错了,不要过来,啊啊啊......”

  郁亭丰和妇人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得不知所措,在他们愣神之际,郁麟手中忽然出现一把刀,对着自己的手臂狠狠剜下去。

  一刀一刀,鲜血淋漓。

  苏雾许漠然看着,弯唇无声地笑了一下。

  想拿她的羽毛做挂饰,她便也让他尝尝与拔羽之痛相近的痛苦。

  目睹一切的零零,不忍直视地捂住自己的眼睛。

  鼠鼠生存手册第二条:惹谁都不能惹宿主。

  苏雾许收回视线,坐着云团飞向雾隐沼。

  雾隐沼内毒雾弥漫,沼泽遍地,虽是凶险之处,却因资源丰富,引得不少部族争抢。

  郁矢带着部下埋伏在沼泽边,看到有部族想偷偷潜入雾隐沼,便派人去拦截。

  他们熟知地形,三两下便将其他部族的人打进沼泽中,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三日后,几个部族似乎达成协议,联合起来共同攻打雾隐沼。

  战斗发生在夜间,雾隐沼的毒雾中冒出火光来,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,竟将毒雾烧出一个缺口。

  借着火光,苏雾许看清火焰中的郁矢,他身中数剑,眉眼锋利,手持一柄由黑色火焰凝结而成的长剑,攻势迅猛地一剑刺进敌人的胸口。

  苏雾许眉心一蹙。

  她记得大长老说过,若郁矢频繁使用红莲业火,会伤及神魂。

  零零担忧地道:“宿主,大反派会不会输啊,他都没用你的照月剑。”

  苏雾许垂眸观察下方战况,淡声道:“不会。”

  此战郁矢做了精密的部署,他不是鲁莽之人,只不过会吃些苦头罢了。

  苏雾许眉心蹙得更紧,一丝浅淡的疑惑从心头闪过。

  郁矢为何宁愿付出如此大的代价,也不直接用【牵丝】威胁她?

  身处险境,竟也不用她的照月剑?

  零零惊呼:“宿主,郁矢身后有人偷袭!”

  苏雾许压下心中疑惑,抬手打出一道灵力。

  一道细小的白色光刃,从后面贯穿了偷袭郁矢那人的胸膛。

  郁矢似有所感,回眸看了一眼,随即便握紧手中的剑,陷入新一轮的厮杀。

  此战一直持续到后半夜,郁矢带来的人死了一半有余,几个联合的部族全军覆没,身体全都被烧成了灰,沼泽上方红白交织,分外诡谲。

  苏雾许打了个哈欠,抬手放出一只蝴蝶,随即便撕开空间,回到华亭仙居睡觉。

  进空间裂缝前,零零不解地道:“宿主,我们就这么走了?”

  “没必要再待。”苏雾许神色困倦。

  “你刚刚不是放了一只蝴蝶出去吗?”零零目睹苏雾许放出的蝴蝶飞远,消失在夜色里。

  苏雾许倦懒地笑了笑:“我送郁矢一份礼物,恭贺他打了胜战。”

  零零还想在说什么,苏雾许给它下了一个禁言术,拎起它的后颈飞进空间裂缝。

  与此同时,轰隆隆的巨响忽然响彻在郁矢的耳畔。

  郁矢抬眸看过去,只见春溪林祭坛的方向浓烟滚滚,红色的火光冲天而起,将半片天空都照亮。

  郁栖寒擦了擦脸上的血迹,难以置信地道:“那,那是祭坛,祭坛塌了?!谁做的,真是大快人心!”

  爆炸声不绝于耳,红色的火光仿若黎明时分初升的曙光,在庆祝他的胜利。

  郁矢不由自主地弯起唇角,露出一个笑。

  苏雾许一觉睡至中午,起来用了午膳,想起郁矢之前送的红莲,便拿出来种在后院的湖中。

  湖中本有几株金莲,红莲种进去,便添了几分不一样的色彩。

  苏雾许坐在凉亭中赏莲,零零耐不住好奇心,问她:“宿主,你昨夜到底做了什么?”

  恰在此时,沈南葭飞也似地冲进来,“少尊,少尊,你听说了吗,昨天半夜,春溪林的祭坛塌了!”

  沈南葭与苏雾许熟络后,若来找苏雾许时没在门前碰上禁制,便会自己进来。

  苏雾许语调淡淡:“听说了。”

  沈南葭在凉亭中坐下来,笑道:“少尊消息果真灵通,只是我听闻郁师弟前些日子回了春溪林,不知可会受牵连?”

  苏雾许心情很好地道:“不会。”

  郁矢刚保住雾隐沼,郁麟疯了,祭坛又塌了,郁亭丰没时间,也不敢去找他的麻烦。

  “那便好。”沈南葭松了一口气,看见桌子上大张着嘴久久未曾合拢的零零,奇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  零零深吸一口气,努力挤出一个笑:“没事,只是有点惊讶。”

  它从前还奇怪第一日去春溪林,见到郁矢被兴师问罪,宿主为何放出去一只蝴蝶,原来她从那时便想炸祭坛了。

  沈南葭不疑有他,随口道:“我初初听见时也很惊讶,听闻郁氏一族的祭坛可是用魔兽骨铸成的,坚硬非常,能在一夕之间炸了祭坛,实力定然很强。少尊,你说是吧?”

  苏雾许神色淡然,点了下头。

  沈南葭踌躇片刻,压低声音道:“少尊,我想请你帮一个忙。”

  “何事?”

  沈南葭拿出一个白色的信封,递给苏雾许,红着脸轻声道:“我想请少尊替我将此物交给卫少尊。”

  苏雾许接过信封,端详片刻,问:“这是何物?”

  沈南葭脸更红了,小声地道:“是信。”

  “信?”苏雾许挑眉,“有什么事为何不当面说,非要送信?”

  “我......有些事不能当面说。”沈南葭轻咬唇瓣,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。

  饶是苏雾许再迟钝,这会也明白过来手中的是什么东西,应当是话本里常写的,传递相思之意的信。

  苏雾许看话本时时常疑惑,为何男女主角不当面诉说心意,要以信来传递。后来青竹告诉她,当面说难免会感到难为情,是以用信传递。

  苏雾许看了看沈南葭面颊微红的样子,知晓她大概是难为情,便答应下来。

  沈南葭谢过苏雾许,如来时一样,飞也似地跑了。

  苏雾许刚睡醒,身上穿的是常服,想了想既然是替人送信,理应正式一些,便去换了身衣服。

  换好衣服出来,见郁矢已在庭院内站着了,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。

  “师尊。”郁矢上前行礼,将一个锦盒递给苏雾许,“这是师尊要的云纱锦。”

  苏雾许接过锦盒随手放在桌案上,郁矢顿了顿,又拿出一个锦盒递给苏雾许,温声道:“这是我在春溪林买的礼物,送给师尊。”

  苏雾许轻挑眉梢,接过锦盒收好,淡声道:“你有心了。”

  “师尊喜欢便好。”郁矢抬眸,看了看苏雾许的装束,问:“师尊要出门?”

  “嗯。”苏雾许点了下头,撕开空间裂缝要走,想到什么,对郁矢道:“你也跟着来。”

  正好让郁矢知道沈南葭给卫拂秋写信一事,让他死心。

  郁矢跟随苏雾许走进空间裂缝,两人出现在竹林中,正面迎上几个走出来的白袍人。

  这些人个个戴着金色面具,身上的袍子白得像雪,胸前用金线绣着一轮太阳纹。

  苏雾许淡淡看了一眼,不甚在意地收回目光,与白袍人错身而过。

  其中一个白袍人脚步一顿,望着苏雾许的背影,饶有兴趣地道:“月矜寒的女儿,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
  另一个白袍人压低了声音道:“她看见我们了,要不要......”

  他说着,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。

  “不必。”白袍人摆了摆手,唇角微微翘起,“兴许以后她会是我们的盟友呢,月族人可怕的天赋,可是连长生殿都忌惮呢。”

  白袍人说着,“咦”了一声,“她身边那个,好像是魔族,真有趣。”

  苏雾许知晓身后有两道目光一直在盯着自己,但她懒得去管,径直穿过竹海,走到卫拂秋常待的地方。

  卫拂秋一袭月白长袍,席地而坐,手jsg中捏着一个白玉酒杯,似是在想什么事,想得专注,直至苏雾许到近前才回过神来,不悦地道:“你怎么又不事先同我说便闯进来?”

  卫拂秋的目光掠过苏雾许身后的郁矢,神色暗了一瞬。

  方才出去的人,不知他们是否撞见?

  “事出紧急。”苏雾许将白色信封递给卫拂秋,淡声道:“给你的。”

  “什么事这么急?”卫拂秋接过信封,一面拆一面道:“你人便在我面前,还写信做什么?”

  郁矢看着那封信,眸光闪烁。

  白色的信封上有一朵银色的小花,是很朴素的样式,他此前收到过类似的信封。

  里头装的......是情书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nisr.com。无奈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nisr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