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郁矢的小心机_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
无奈小说网 > 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 > 第52章 郁矢的小心机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2章 郁矢的小心机

  一只由魔气凝结而成的黑色蝴蝶停在郁矢身前的紫藤花上,郁矢伸出手,蝴蝶落在他的手心里,从中传来一道清冷的男声:“这是属下目前为止打探到的有关苏少尊近七年的消息,请君上查阅。”

  郁矢冷淡地应了声好,蝴蝶身上雾气弥漫,化为一枚黑色的玉简安静地躺在他的掌心里。

  郁矢捏着玉简,还未来得及查阅,便听得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,“郁师弟?”

  郁矢回过头,依稀辨认出眼前之人的身份,温和而有礼地道:“沈师姐。”

  沈南葭抱着厚厚一摞话本,欣喜地瞧着他,笑吟吟地道:“郁师弟,果真是你,你怎么在门外站着?”

  郁矢看着沈南葭单纯而充满善意的笑脸,心念一动,垂下眼睫做出落寞的样子,低声道:“我做了让师尊生气的事。”

  沈南葭心中好奇郁矢做了什么才能让一向好相与的苏雾许生气,但她看郁矢难过失意的样子,善解人意地没有问,而是安慰他道:“郁师弟不必担心,少尊待人一向宽和,要不了多久便会消气了,我先帮你进去探探口风。”

  郁矢彬彬有礼地道:“有劳沈师姐。”

  “郁师弟不必跟我客气。”沈南葭摆了摆手,抱着话本子走进庭院。

  桌上摆着饭菜,还冒着热气,苏雾许却并未坐在桌边用膳,而是坐在秋千上,不时用灵力推一下秋千,愣愣地望着地面出神。

  沈南葭将话本放在桌子上,走到苏雾许身侧,轻声道:“少尊。”

  苏雾许抬起眼睫看她,“何事?”

  “零零来找我借师徒话本看,我闲着无事,便替它将话本送来,顺便找少尊闲聊。”沈南葭撩开衣袖,露出一直趴在里面躺尸的零零。

  零零从沈南葭的袖子里爬出来,又生无可恋地在桌面上躺尸,像一团雪球。

  任务到现在陷入僵局,它愁得毛都快掉光了。

  “少尊,我在门外看到郁师弟。”沈南葭顿了顿,见苏雾许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,便试探着道:“郁师弟说,他做了惹少尊生气的事......”

  苏雾许看了一眼院墙外郁矢所在的位置,淡声道:“他同我说,他对我只有男女之情,并无崇敬之心。”

  在桌上躺尸的零零胡子抖了抖,用尾巴把自己埋起来。

  沈南葭瞪大双眼愣怔半响,才讷讷地道:“七年未见,郁师弟到底和从前不一样了。”

  从前郁师弟可不会这般直白而大胆地和少尊说话。

  沈南葭思索片刻,认真地道:“郁师弟一直都很喜欢少尊,在他去魔域前,还问我如何讨少尊欢心。七年来他一直惦记着少尊,这份情谊已实属难得,少尊为何不给他一个机会?”

  “给他一个机会?”苏雾许皱眉。

  沈南葭点头,笑着道:“郁师弟说了那样的话,少尊却并未责罚他,说明对于少尊来说,郁师弟是不一样的。少尊为何不试着去接纳他?”

  苏雾许沉默片刻,冷淡地道:“我与他只能是师徒的关系。”

  她只想完成任务回到原世界,情爱之事,她不大懂,也无心去尝试。

  沈南葭见苏雾许态度坚决,便讪讪住了口,顺势转移话题,“少尊,今日化雪,庭院外未设结界,气温很冷,不若让郁师弟进来?”

  苏雾许抿了下唇,淡声道:“不必。”

  沈南葭的目光落在苏雾许略微红肿的唇上,看出些许端倪,暗道郁矢胆大包天。

  她自觉自己来得不是时候,又与苏雾许闲聊片刻,便起身告辞。

  沈南葭走后,一直在桌上躺尸的零零才有气无力地道:“宿主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大反派喜欢你,一定不会对你动手的。可他不动手,就等于关键剧情再次崩坏,小世界会崩塌的。”

  苏雾许思索良久,冷静地道:“他不动手,我便亲自动手。”

  零零一个鲤鱼打挺从桌子上跳起来,惊异地道:“宿主,你该不会想亲手将心焰挖出来给大反派,然后再跳崖吧?他会疯的!”

  “小世界不能崩,我要他好好活着。”苏雾许语调坚决,起身朝书房走。

  零零忙不迭地跟上她,“宿主,你要去做什么?”

  苏雾许道:“我去找一找有没有更改记忆的法术。”

  等她离开的时候,会给郁矢施加一个法术,让他忘记她,恣意地做他的魔君。

  零零主动请缨:“宿主,我也帮你一起找!”

  苏雾许一直在书房待到后半夜,零零已趴在桌上睡着了,她翻完一本书,疲惫地捏了捏眉心,强忍着没睡过去。

  更改记忆的法术并不常见,她已找完两排书架,却一无所获。

  苏雾许重新拿起一本书,刚要翻看,旁侧的桌案上,烛火忽然晃了一下。

  浓郁的天地之力带起一阵凉风,将书页吹得哗啦作响。

  苏雾许的睡意醒了大半,皱着眉推开门走出去。

  近几年来她替卫拂秋杀了太多人,长生殿已有所察觉,时常派人来暗杀她。

  往常来的人大都被她的结界阻挡在华亭仙居外,今日来的显然实力强些,竟能冲破她的结界。

  苏雾许本就疲惫不堪,又被打搅,心中十分不悦,冷着脸走出庭院。

  庭院外不知何时落起了雪,沉华剑从一个人的胸口贯穿而出,被郁矢握在手里。

  苏雾许抬头看了一眼,发现整个庭院被一道结界笼罩,雪花碰到结界便四散开来。

  郁矢用灵力清理干净剑上的血迹,上前一步挡住苏雾许的视线,黑色的蝶群很快便将十余个黑衣人的尸体都包裹起来。

  眨眼间,雪地恢复了一如既往的纯白模样。

  檐廊下的灯盏露出一点微薄的光,郁矢看着光晕下的苏雾许,柔声道:“已经处理干净了,师尊去歇着吧。”

  雪花肆无忌惮地落在郁矢身上,苏雾许的目光在他身上落了片刻,转身朝庭院内走。

  “进来。”

  郁矢弯了弯唇,跟在苏雾许身后进了庭院。

  院中暖意融融,明亮的烛光将整个庭院照得亮如白昼。

  苏雾许从卧房拿出一瓶解毒丹递给郁矢,让他吃了,又用灵力替他引出体内的毒素。

  她近距离地看着郁矢,声音霜雪一般冷,“长生殿的人所用毒雾理应无法穿透你的护体结界,你是故意的,为何?”

  郁矢笑了笑,大大方方地道:“唯有如此,师尊才会理我。”

  他知道苏雾许是嘴硬心软的性子,不会放任中毒的他不管,是以使了些小手段。

  苏雾许面无表情地看着郁矢,许久没说话。

  他的身上沾着雪,雪花消融在灯下升腾起白雾,满身的霜寒气。

  他不用护体结界挡毒雾,自然也不会去挡雪,故意将自己弄成这样狼狈又可怜的模样,只想让她理理他。

  苏雾许觉得自己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轻轻戳了一下,无奈地道:“你不必如此,我理你。”

  郁矢整个人仿佛一瞬间被点燃,眉眼都变得生动鲜活起来,一双灿若星辰的眸一眨不眨地看着苏雾许,本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看到她略带疲倦的眼。

  他整夜地站在庭院外,知晓苏雾许一直待在书房,并未歇息。

  郁矢将想说的话尽数吞回去,转而温声道:“师尊快去歇着吧,我在此处守着师尊。”

  “你不必守着,他们不敢再来,回去歇着吧。”苏雾许已困倦非常,叮嘱了郁矢一句,便转身回卧房睡觉。

  卧房的灯很快熄灭,郁矢坐在庭院内,没有半分要走的迹象。

  他伸手凝聚出一只黑色的蝴蝶,冷声道:“查一查长生殿为何要派人袭击师尊。”

  “是。”蝴蝶翅膀闪了闪,归于沉寂。

  郁矢伸手一下下地叩击着桌面,想起苏雾许习以为常的模样,眸色沉了几分。

  长生殿的人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,玉简内的信息太庞杂,他还未看到长生殿相关的部分。

  过得片刻,蝴蝶的翅膀开始晃动jsg,从中传来一道男声:“启禀君上,属下查到近些年苏少尊一直在替卫少尊铲除异己,杀了不少长生殿的人,与长生殿结仇。”

  又是卫拂秋......

  郁矢面色微沉,冷淡地道:“师尊为何要帮卫拂秋?”

  “苏少尊似乎与卫少尊达成了一项交易,但交易的具体内容......属下暂未查到。”

  “继续查。”郁矢伸手一捏,蝴蝶在他手心里化为魔气消散。

  他又坐了许久,等整个身体的温度回暖,才起身轻手轻脚地走进卧房。

  苏雾许的结界覆盖整个华亭仙居,是以她并未在卧房单独设结界,他很轻易便走进去。

  苏雾许睡得很沉。

  一点微淡的烛光从窗纸外透进来,郁矢安静地立在黑暗中,长久地凝视苏雾许。

  “师尊。”他长睫微颤,轻声低喃,“你究竟瞒了我什么?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nisr.com。无奈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nisr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