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章 师尊选一个吧_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
无奈小说网 > 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 > 第57章 师尊选一个吧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7章 师尊选一个吧

  苏雾许瞪大了眼睛,惊愕地看着郁矢。

  他为何忽然咬她?

  嘴唇被咬的地方传来轻微的疼痛感,苏雾许轻抿唇瓣,正想斥责郁矢,岂料那方才还怒气冲冲凑过来咬她的人,下一瞬身体紧绷,冷着一张脸拂袖而去。

  苏雾许:“......”

  被郁矢这么一闹,苏雾许的睡意消了几分,冷静下来后便开始思考离开的办法。

  瑶池倾塌在即,她等不了太久,可她如今修为全失,连零零也不见踪影。

  苏雾许略感头疼。

  凡尘界与魔域理应崩坏,但如今却完好无损,只怕是因为零零的缘故。许是它耗费了很多的力量才稳住两个世界的崩塌,故而陷入沉睡,或者更坏的情况,是它直接消失了。

  苏雾许长叹一口气,神色沉下来。

  她由衷地希望零零只是沉睡了。

  如今联系不上零零,借助系统回去这一条路明显行不通,只能她自己想办法。最紧要的,是先恢复修为,至少不用再受制于人。

  卫拂秋与她是盟友,应当会帮她,且他见多识广,定然知道如何让她的修为恢复到原来的水平。

  接下来要解决的事,便是如何从郁矢身边离开。

  郁矢对她有很强的占有欲,定然不会轻易放她离开......

  苏雾许微蹙着眉,在心中制定出许多计划,又都一一否决。

  困意很快便涌上来,她迷迷糊糊地闭上眼睛,沉沉睡去。

  这一觉睡得很不安稳,苏雾许做了一个触目惊心的梦。

  梦中大雪纷落,苏雾许看见郁矢跪坐在雪地里,抱着她的尸体恸哭。

  血合着泪一起滚落下来,大雪覆满了郁矢的全身,他很快便成了一个雪人。

  他看上去太过悲戚,以至于这份难过让梦中的苏雾许也感同身受,她猛地惊醒,伸手一抹眼角,指尖留下一抹温热。

  心中压抑非常,苏雾许睡意全无,动了动手脚发现自己恢复了些力气,便披衣起身,走出了寝殿。

  雪停了,天穹之上挂着半轮月亮,月光明媚。

  行宫的布局苏雾许非常熟悉,她决定去行宫外看看,摸清地形,以便日后离开。

  苏雾许慢步走在庭院内,不曾看到,与她的寝殿相连的另一间殿内,一双眼睛正温柔地注视着她。

  郁矢正坐在窗前雕一支簪子。

  暖黄色的烛光里,簪子逐渐成形,是一只墨黑色的莲花簪,精致大气。

  他看到苏雾许往庭院外走,想起她方才又惊又怒的眼神,不曾阻拦她。

  让她四处走走,散散心也好。

  郁矢低头,继续打磨手里的簪子。

  这支簪子他做了许久,已近完工,只需再打磨打磨便算完成。

  他做得专注又认真,忽然察觉到什么,抬眸朝窗外看了一眼。

  簪子被他紧捏在手里,尾端刺入掌心,鲜红的血渗了出来。

  郁矢面上神色变幻,恍若不曾察觉到疼痛般,手握得越来越紧,掌心血流如注。

  好半响,他自嘲地笑了一声,大步朝外走。

  苏雾许想从他身边离开的心,一刻也不曾变过。

  行宫门口,苏雾许将掌心放在门上,试图将门推开。

  密密麻麻的金色咒印忽然自门上浮现开来,四面的围墙也在一瞬间爬满了咒印。

  苏雾许看着那些熟悉的咒印,眼睫颤了一下。

  是困阵。

  萤梦湖的预知之力并未损坏,她在湖里看到的画面全都是真的。

  那个黑衣男人,是郁矢。

  身后传来脚步声,苏雾许回过头,与郁矢视线相撞。

  月光下,他一双黑眸沉静,眼底氤氲的疯狂却让她内心莫名不安。

  手腕上忽然传来冰凉的触感,苏雾许垂下眼,看见一根细细的金色锁链自她的衣袖下蔓延出来,延伸至郁矢的衣袖里。

  苏雾许撩开袖子,发现自己腕间不知何时戴了一只雕刻莲纹的金色手镯,无法褪下来。

  郁矢竟强行将他们捆绑在了一起。

  怒意一点点自苏雾许心头涌了上来,她抬起手,冷声对郁矢道:“我不喜被人束缚,你将锁链解开。”

  “我死了,自然就解开了。”郁矢漫不经心地笑了笑,大步走到苏雾许身前,垂眸凝视她,语气低沉:“师尊只要杀了我,便自由了。”

  “你在威胁我?”苏雾许神色冷沉,余光里,却瞥见鲜血自郁矢手中一滴滴砸在地上,她不由得怔了一瞬。

  “是。”郁矢大方地承认下来,伸出手摊开掌心,露出手中沾血的莲花簪子。

  他将簪子递给苏雾许,语气很轻,“师尊选一个吧。”

  簪子安静地躺在郁矢的手心里,沾着血的尾端很锋利,能轻易地刺破皮肤。

  苏雾许看了神色沉静的郁矢许久,无意识地轻抿唇瓣。

  她生来便是神族的神君,享尽荣宠,无人敢忤逆她,所有人都费尽心思讨好她。

  而眼前这个人,几次轻薄她,强行束缚她......可即便如此,她也无法对他动手。

  苏雾许头一次妥协,轻声道:“你明知道我不会。”

  他明知道她对他心存愧疚,无法下手,他借此要挟,可她还是只能妥协。

  “师尊选择我,我很欢喜。”郁矢轻轻笑了笑,眼角眉梢都沾染了笑意。

  他将手中的莲花簪子擦干净,俯身凑近将簪子插在苏雾许的鬓间,嘴唇几乎贴着她的耳垂。

  他轻声低语,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颈侧,语气中含着愉悦的笑意,“师尊,你舍不得我。”

  你舍不得我......

  苏雾许仿佛被烫到般,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郁矢抓住苏雾许的手,拉着她朝寝殿走。

  他抓得很紧,与她十指相扣。

  苏雾许垂眸一看,连接着两人的锁链已悄然隐没,唯剩那只金镯扣在她的jsg腕间,触感微凉。

  她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脱离了掌控,这感觉让她很不习惯,可她无法挣开郁矢的手。

  熟悉的悲伤感再一次从苏雾许心底漫了上来,她抬眸不解地看着郁矢。

  他明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为何仍旧如此难过?

  两人走在长廊上,两侧金莲盛开,苏雾许顿住脚步,轻声道:“你何苦折磨自己?”

  一面欺负她,逼着她做选择,一面又自己偷偷地难过。

  郁矢也停下来,沉默着看了苏雾许很久,而后轻轻地抚上她的脸,“师尊可有执念?”

  苏雾许摇头。

  自化灵起,凡是她想要的,都会有人双手捧着送到她眼前。

  “我有。”郁矢手心温热,大拇指轻触苏雾许的唇瓣,“我的执念,是师尊。”

  他一触即收,转而将苏雾许脸侧散落的发丝撩至耳后,动作轻柔得宛若在对待情人。

  他的另一只手缓慢地握紧苏雾许的手,试图将她的手心捂热,“今日即便师尊不选我,我也不会放手。”

  所谓执念,即是求不得,放不下,苏雾许便是他求而不得,放之不下的人。

  苏雾许忽然觉得心口很闷,她低声道:“我有很重要的事情,必须走。”

  郁矢没答苏雾许,而是牵着她的手在长廊上漫步,指着两侧的金莲道:“这些金莲是我一株株种上去的,这座行宫本是我送给师尊的礼物,我本打算在那日对师尊表明心意,可师尊弃我而去。”

  他的语气平静,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,可强烈的悲伤感还是自苏雾许心底涌了上来。

  苏雾许垂下眼睫不看郁矢,不知该说什么。

  郁矢笑了笑,道:“沈琳琅说我是书中人,在师尊眼里,我是不是也如那些话本里的人一样,一阅即忘,轻如薄纸?”

  苏雾许如鲠在喉,下意识地反驳,“不是......”

  她意识到什么,瞳孔紧缩,难以置信地看着郁矢,“你早便知道?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郁矢点头,自嘲笑道:“我也知道师尊会收我为弟子是为了任务,可我还是想赌一赌......但是我赌输了。”

  “对不住。”苏雾许道:“我本想回去处理完我自己的事,再回来偿还你,替你改命。”

  “自始至终,师尊都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。”郁矢眼里涌上疲倦之色,伸手轻抚苏雾许的发,“师尊不必对我感到愧疚,是我贪心,一味地纠缠师尊。”

  两人已走到寝殿前,郁矢没再说话,拉着苏雾许进了寝殿。

  他让苏雾许坐在床边,如玉的手指捏着她的脚踝,替她脱去鞋袜。

  一如既往地温柔体贴。

  苏雾许躺在床上,郁矢在床边坐下来,替她拉了拉被角,而后道:“今日很晚了,师尊睡吧。”

  他就那么在床边坐着,一双眼悲伤又温柔地注视着苏雾许,手紧紧地抓着她的手,不曾放开,也不曾离去。

  他的衣袖滑下去,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,腕上的金镯与苏雾许手腕上的相撞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  苏雾许一贯冷静,可此时此刻,被郁矢那样的目光注视着,再感受着他内心的痛苦与荒芜,她不知怎的,忽然无法再保持理智。

  她抬起眼睫注视他,一字一句轻声道:“我不太懂人间情爱,但……我愿意试着去喜欢你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nisr.com。无奈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nisr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