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 雪球_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
无奈小说网 > 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 > 第59章 雪球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9章 雪球

  碎雪自面具的缝隙落入眉心,郁矢撑起伞遮挡住众人的视线,将面具扯下来,擦干净自己眉间的雪,笑吟吟地对苏雾许道:“师尊今日逐我出师门,来日可莫要后悔。”

  “后悔什么?”未免被人看见引起不必要的恐慌,苏雾许拿了郁矢手中的面具替他戴上,漫不经心地道:“想做我弟子的人很多,把你逐出去,再找一个便是。”

  手腕忽然被紧紧捏住,郁矢垂眸与苏雾许对视,咬牙切齿地道:“我不准。你收一个,我便杀一个。”

  花脸面具没戴好,歪歪斜斜地挂在郁矢的脸上,看起来很滑稽,苏雾许弯起眉眼,笑着道:“威胁师尊,罪加一等。”

  她说着便探出手想要将郁矢脸上的面具扶正,熟料才伸出手去,郁矢便抓着她的手往唇边一送,张嘴咬了一口。

  手腕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,苏雾许无奈地道:“你属狗的?”

  郁矢眨了眨眼睛,理直气壮地道:“索性师尊已给我定了罪,不妨再多些。”

  话音未落,他忽然目光一凛,将苏雾许按在胸前护着,低声道:“有人在窥探我们。”

  郁矢神色冷沉,一缕魔气极快地朝斜前方的小巷袭去。

  苏雾许被郁矢按在怀中,埋首在他胸前,听见急促的心跳声。

  过得片刻,从斜后方传来坍塌声,郁矢随之略略放松了禁锢苏雾许的力道,她抬起头,看见他已将脸上的面具扶正。

  苏雾许转过身,看清小巷的狼藉,开口问:“是何人?”

  小巷两jsg侧的房屋多有破损,屋着,冷笑一声,“此前魔域战乱不休,直至我成为魔君才结束纷争,他们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,想趁机收复魔域。”

  “你可有对策?”苏雾许问。

  郁矢笑了笑,寒声道:“我已与卫拂秋合作,里应外合,若他们敢来,定让他们有来无回。”

  他伸手凝聚出一只黑色的蝴蝶,递给苏雾许,“师尊收着这个,我近几日会频繁外出,我不在,若师尊遇到危险,便用它给我传信。”

  苏雾许收下蝴蝶,蝴蝶很快在她手心里化为雾气消散,手腕上却多出一个蝴蝶印记。

  郁矢望着那印记勾了勾唇,轻声道:“温榆此前检查过师尊的身体,她同我说,师尊体内灵力全无,心焰也很难再重燃,只是在识海深处,却有另一种被封印的力量。”

  “是神力。”苏雾许眉心轻蹙,无奈道:“只是我现在无法使用它。”

  骤然失去全部力量,让她很不适应。

  郁矢握紧了苏雾许的手,目光灼灼地盯着她,“没关系,我如今已经变得很强,可以保护师尊。”

  他倒宁愿苏雾许的修为永远不会恢复,这样她便会多依赖他一些。

  苏雾许眨了眨眼,玩笑道:“我的仇家很多,应付起来会很麻烦。”

  郁矢做出苦恼的样子,“那看来我需得再努力些。”

  他皱着眉毛做出夸张的表情,苏雾许没忍住笑起来,郁矢神色温柔地注视着她,也弯起眉眼。

  他们很少有这般并肩而坐愉悦相处的时候,郁矢内心贪恋这段时光,以往在他看来漫长至极的夜也变得短暂起来。

  郁矢松开苏雾许的手站起身,“师尊等我片刻。”

  雪球从郁矢的膝头掉下来,跳进苏雾许怀里,苏雾许微笑颔首。

  郁矢并未让她等太久,不多时便回来,手里拿着一个长方形的木盒。

  他将木盒递给苏雾许,柔声道:“师尊打开来看看。”

  苏雾许接过盒子,打开来,里头是一支晶莹剔透的簪子,尾端坠着一只展翅的蝴蝶。

  盒子打开的一瞬,无数蓝色的蝴蝶从盒中涌出来,向四面八方飞去。

  苏雾许捏起簪子,诧异地道:“玉蝶簪?”

  “正是。”郁矢点头,轻描淡写地道:“那日我从灵韵池中出来,本想将这簪子给师尊,却错失时机,一直到了今日。”

  他不曾说自己为拿这支簪子经历了怎样的艰辛,只是从苏雾许手里拿过簪子,神色温柔地道:“我来替师尊戴上。”

  苏雾许不曾拒绝,“好。”

  郁矢俯下身,将簪子插进苏雾许的鬓间,又仔细地替她将碎发整理好。

  他微微退开了些,笑道:“很好看。”

  苏雾许摸了摸鬓间的簪子,也露出一个笑,“我很喜欢。”

  便在这时,庭院上空的结界晃了一下,卫拂秋的声音清晰地传来:“魔君可在?”

  郁矢面色一沉,不曾应答。

  苏雾许提醒道:“卫拂秋来了,许是找你有要事。”

  郁矢不悦地道:“他每回来行宫找我,都是为了探望你。”

  他还不曾将苏雾许醒来的消息告知卫拂秋和沈南葭,怕的便是这样的情况。

  他好不容易才让苏雾许对他的态度有所松动,现下又多了两个搅局的。

  最终,在苏雾许催促的目光下,郁矢还是不情不愿地应了声,解开了禁制。

  卫拂秋和沈南葭出现在院子里,两人本是手牵着手,看清苏雾许的一刹那,沈南葭松开了卫拂秋的手,猛地朝苏雾许冲过来。

  郁矢面无表情地拦住沈南葭,“师尊刚醒不久,身体虚弱,你莫要冲撞了她。”

  “少尊!”沈南葭顿住脚步,一眨不眨地看着苏雾许,眼眶渐渐红了,“少尊你终于醒了!我就知道,天道公平,少尊这么好,一定不会出事的!”

  苏雾许笑着道:“我只是睡了一觉,现在好好的,你别哭了。”

  沈南葭接过卫拂秋递过来的帕子胡乱地擦了擦眼泪,弯起眉眼露出一个笑,“我只是太高兴了,少尊没事真好。”

  她凑到苏雾许耳边,悄声道:“少尊所有不知,温榆姑娘跟我说,少尊魂灯重燃那日,郁师弟哭得可厉害了,肯定比我哭得厉害!”

  苏雾许眉眼含笑,看了郁矢一眼,“嗯。”

  郁矢抱着雪球,不明所以。

  四人寒暄了一会,念及苏雾许身体还未恢复完全,需要静养,卫拂秋很快便说明来意,“我们此次来,本是来告别的。”

  郁矢道:“你们要进天衍秘境?”

  卫拂秋略一颔首,“长生殿加强了萤梦湖的防御,近些年我尝试过很多次,始终无法将月族长救出来。”

  他看向郁矢,“既然雾许醒了,不若你随我们去一趟?”

  郁矢看了看苏雾许,面露犹豫之色。

  苏雾许诧异道:“月族长?湖底那人,是月矜寒?”

  “是。”事到如今,卫拂秋也无意隐瞒,温声道:“如今长生殿势大,一时无法撼动,我打算救出月族长,联合月族一起对付长生殿。”

  卫拂秋知晓郁矢担心苏雾许,便道:“我们入天衍秘境至多三日便能回来,行宫防御严密,还有温榆姑娘在,你不妨便让雾许待在行宫。”

  郁矢道:“我不放心师尊一个人。”

  苏雾许宽慰道:“你若不放心,把温榆姑娘叫来陪着我便是。”

  如今长生殿打上了魔域的主意,救出月矜寒,对于魔域来说便是多了一大助力。

  郁矢斟酌片刻,闷声道:“好。”

  若非他先前答应了卫拂秋和他一起去救月矜寒,他不会任由苏雾许一个人留在行宫。

  得到郁矢的应允,卫拂秋脸上露出笑意,“我们明日便前往天衍秘境,天色已晚,便不多叨扰了。”

  话音落下,卫拂秋带着沈南葭轻车熟路地去往行宫的客房歇息,留郁矢和苏雾许两人。

  苏雾许眼底隐有困倦,jsg郁矢送她去寝殿休息,待她睡熟,又在她手心留下一道契印。

  翌日苏雾许醒来时,郁矢已经和卫拂秋离开,桌上照例是一碗热气腾腾的粥,温榆在侧候着。

  今日不曾下雪,从云层中透出一抹微薄日光,苏雾许喝了粥,去书房找书看。

  温榆将苏雾许送至书房门口,便在外候着,不曾进来。

  苏雾许将雪球放在桌案上,给了它一块点心,便开始找书。

  令她意外的是,郁矢的书房里放了很多话本,种类各异。

  雪球吃完了点心,大着胆子四处探索,娇小的身影灵活地在书架间跃动,很是活泼。

  苏雾许任由它玩闹,始终用余光注视着它,以防出什么意外。

  雪球毕竟还小,跳动间不小心将书架上的一个盒子打翻在地,苏雾许放下手头的书,弯腰去捡。

  盒盖被撞开,里头的东西尽数掉落在地上,是许多封信。

  苏雾许捡起信放回盒子里,无意中看到上头笔走龙蛇的四个大字――师尊亲启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nisr.com。无奈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nisr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