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祭礼_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
无奈小说网 > 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 > 第7章 祭礼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7章 祭礼

  话音落下,饶是好脾气如沈峪也皱起了眉,诸位峰主更是吵翻了天。

  “先是打碎祭钟,又让我们平白等了一个多时辰,现今竟还要带着一个魔族进雾山灵泽!苏雾许,即便你是少尊,也不能如此任性!”

  “少尊说到底是孩子心性,一心只知玩闹,但这祭礼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  “说得是,带魔族进雾山灵泽,我决不同意。”

  “好了,诸位安静。”沈峪抬手往下一压,为难地对苏雾许道:“少尊,这不合规矩。雾山灵泽只有历任少尊才能进去,还从未有过带外人进去的先例。”

  苏雾从容地道:“我会让郁矢待在雾山灵泽的外围,不会惊扰白泽。”

  “至于你们所说的打碎祭钟――”苏雾许视线一扫,无所谓地笑了笑,“若灵族派人来兴师问罪,让那人来找我便是。”

  苏雾许的作息一向很规律,子时至巳时是她的休眠时间,今晨被吵醒,只打碎他们一个祭钟,已是手下留情了。

  诸位峰主立时紧紧地闭上了嘴,不再就此事发难。

  沈峪沉吟片刻,见苏雾许一副郁矢不进她也不进的架势,最终松了口:“好吧。”

  诸位峰主齐齐惊道:“掌门!掌门不可!”

  那日在寻鲤台上与苏雾许说话的锦衣男子,笑着出来打圆场,“诸位莫急,少尊既然愿意退一步,那我们也退一步便是。少尊应当只是想让自己门下弟子长长见识,不会出事的。”

  “摇居说得是。”沈峪也跟着劝说:“多一个人进去终究只是小事,祭礼耽搁不得。”

  诸位峰主面面相觑,最终松了口,同意郁矢进去,但要求郁矢立下心魔誓,永不危害白泽。

  郁矢自然答应。

  苏雾许与郁矢站上高台,沈峪及各峰主一齐向高台注入灵力。

  高台四壁的符文如活了一般游走起来,正中央的镜子飞快旋转,而后渐歇,一道水波似的纹样在镜子上浮起。

  苏雾许与郁矢走入镜子。

  入目是苍茫云海,白茫茫的云雾中延伸出一条只容一人通行的栈道,苏雾许让郁矢在栈道口等着,自己走了进去。

  栈道狭长,下方便是万丈深渊,走动间两旁的锁链碰撞,叮当作响。

  苏雾许走到栈道尽头。

  云雾散去,露出一片碧绿清澈的水泽,水泽北面有一株晶莹剔透的巨树,高耸入云,巨树下,白泽闭目而栖。

  白泽全身雪白,身形似虎,背生双翼,头顶两只弯曲的晶莹羊角,在云雾间卧水而栖,看上去神圣又高贵。

  苏雾许并未放轻脚步,方一靠近,白泽便睁开一双幽蓝色的眼睛看向她。

  “云麓少尊,精血留下,你便可以离开了。”

  苏雾许在水泽前站定,笑吟吟地道:“白泽尊者,我们来做笔交易如何?”

  话音方落,白泽霎时直起身子,警惕地看着苏雾许,全无方才清冷神圣的模样,“你又想做什么?”

  若非需要苏雾许的精血削弱封印,白泽其实并不想看见她。

  这丫头第一次被卫拂秋领着来雾山灵泽,小小的一个,看起来冰雪可爱,它一时被她的外貌迷了眼,一个不注意,这臭丫头便抓着它的尾巴往它身上爬,揪得它尾巴生疼。

  第二次来,苏雾许倒是没揪它的尾巴,而是给它带了一株仙草,说是赔罪,结果那株仙草是沧辕少尊孤荆生培育的变种,它吃完拉了一天的肚子。

  第三次,白泽学聪明了,坚决不吃苏雾许给的任何东西,也不许她靠近自己,结果这小坏蛋在它的雾山灵泽放了一把火,烧毁了好些灵植。

  往事不堪回首,白泽努力维持自己高冷的兽设,立场坚定地道:“我不想与你做交......”

  白泽话音一顿――苏雾许双手结印,四周的天地灵气全都朝她掌心聚去,凝成一株金莲,诱人的灵息弥漫在空气中。

  白泽吸了吸鼻子。

 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。

  苏雾许手捧金莲上前两步,语调轻柔地道:“这是由天地灵气凝聚出的金莲,乃大补之物,有了它,你便不用再吞吃我的精血来削弱封印。”

  白泽是被灵族困在雾山水泽之内的,身上被下了封印,每年需吞吃云麓少尊的精血来积蓄力量压制封印,否则便要承受雷火之刑。

  云麓少尊乃月族一脉,对天地灵力有极高的亲和力,是以苏雾许调动起天地灵力来很是得心应手,再结合从前所学,轻易便凝聚出可代替精血的金莲。

  白泽凑上前嗅了嗅苏雾许手中的金莲,狐疑地道:“你不会又在骗我吧?”

  灵息倒是很浓郁,看上去不似作假。

  苏雾许气定神闲地道:“凝聚精血对我而言很费精力,我自然不会骗你,只要你同意用金莲代替精血,我便将金莲给你。”

  白泽思量片刻,点头道:“成交,但是一株不够,要三株。”

  若非没得选,它才不想吞吃旁人的精血,精血虽是大补之物,但味道可比天地灵物差远了。趁此机会,还可好好敲诈这臭丫头一笔。

  “不行。”苏雾许果断地摇头拒绝,故作为难:“凝聚金莲于我来说并不简单,两株已是勉强。”

  苏雾许瞥了面露犹豫的白泽一眼,话锋一转:“不过若是白泽尊者愿意赐我一滴血,我定能多凝聚一株。”

  白泽几乎没犹豫,“好。”

  一滴血换三株金莲,很划算。

  苏雾许接过白泽包裹在灵力里递过来的血,假装炼化实则暗自将血收入介子囊,随后便调动天地灵力,又凝出两株金莲,与此前凝聚的一株一起给白泽。

  因着凝聚精血需要很长的时间,未免此刻出去惹人怀疑,苏雾许决定在水泽边待至下午再出去。

  苏雾许百无聊赖地坐在云团上,白泽正低头一点点吃金莲,金莲不大,但它却吃得十分认真,一株金莲吃下,白泽周身有金色光芒一闪而逝,苏雾许隐约听见丁零当啷的锁链碰撞声响。

  听闻白泽自云麓建成之初便被困在雾山灵泽,日复一日重复着枯燥的生活,定然十分无趣。

  索性也没事可做,苏雾许从介子囊中拿出一支笔,对白泽道:“给你看一样东西。”

  白泽嚼着一片莲瓣,茫然地抬起头。

  看起来傻乎乎的。

  苏雾jsg许笑了笑,朝玉笔中注入灵力,伸手在半空云雾之上挥毫。

  玉笔所过之处泛起涟漪,绚丽的色彩从云雾上铺开――建筑连成一片,行人如织,小贩在摊位前高声叫卖,正是遗珠道的景象。

  白泽呆愣半响,飞上半空,伸出前蹄碰了碰画卷中的小人,那小人动了动,朝它露出一个笑。

  “怎么样,好玩吗?”苏雾许懒洋洋地道:“这是上古法术【妙笔生花】,你可以和里面的人互动。”

  白泽又去戳另一个小人,对方对着它吐了吐舌头。

  白泽戳了戳画中的蝴蝶,蝴蝶扇动翅膀飞起来,消失在云雾里。

  白泽转头看向苏雾许,摆出谈判的架势,“你要几滴血才能教我这个法术?”

  “法术可以教你,不用报酬,但【妙笔生花】的场景需是你亲眼见过的才能生效,我可以把这幅画留给你玩。”苏雾许回答得很随意。

  方才已经坑了白泽的一滴血,这些便当作一点补偿的小礼物。

  白泽瞪大眼,来来回回将苏雾许打量了个遍。

  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好心了?

  笔一顿,苏雾许凉凉地道:“怎么,不想要?那我收走了。”

  “别别别!我要!”白泽自然不肯让苏雾许把自己的玩具收走,忙不迭地拦住她。

  苏雾许画完最后一笔,伸手在整幅画卷之上覆满灵力以保证画卷不散,将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递给白泽。

  “以后你若想玩,朝蝴蝶中注入灵力即可。”

  白泽用一团灵力小心地裹住蝴蝶,清了清嗓子,对苏雾许小声道:“谢,谢谢。”

  “不客气。”苏雾许被白泽别扭的样子逗得发笑。

  云麓那群人肯定想不到,他们奉为神明的白泽神兽,竟是这么个傲娇的性子,像小孩子一般。

  与白泽闲聊了一阵,天色渐晚,苏雾许沿着来路返回。

  栈道之上云雾朦胧,临近出口,苏雾许将体内大半的灵力抽出来放入储灵球中,又吞服了一颗可营造灵体受损假象的丹药。

  系统给苏雾许的任务是带郁矢来祭礼,让他在自己身上下【牵丝】。

  苏雾许得给郁矢一个下手的机会。

  拨开云雾走出去,苏雾许脚步虚浮,踉跄几步,被郁矢眼疾手快地扶住。

  “师尊,可还能走?”郁矢扶着苏雾许的一只手,满眼关切之色。

  苏雾许面色苍白,体内灵力失了大半,很明显此刻正处于虚弱状态。

  苏雾许点点头,“虚弱”地对郁矢吩咐道:“扶我出去。”

  机会已经给出去了,接下来便看郁矢会如何在她体内下【牵丝】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nisr.com。无奈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nisr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