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偷看_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
无奈小说网 > 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 > 第17章 偷看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7章 偷看

  魔兽袭击致使云麓许多弟子受伤,山门建筑也遭到损毁,沈峪雷厉风行,给诸位峰主下达命令,修补宗门建筑,治疗受伤弟子。

  苏雾许觉着无趣,便回了华亭仙居。

  郁矢被骨龙按在爪子下时,压伤了腿,被两个云麓弟子送至春回居疗伤。

  春回居医修看过后,为郁矢处理好伤口,续接断骨,又给他拿了几瓶生肌续骨丹。

  郁矢一瘸一拐从春回居中出来,看到站立在桃树下,手捧着厚厚一摞书的沈南葭。

  “郁师弟!”沈南葭朝郁矢挥手,抱着书走过来,裙琚轻扬。

  “见过师姐。”郁矢微垂眼帘,不着痕迹地退后一步。

  他素来孤僻,与沈南葭并不算熟悉,不知该如何招架她的热情。

  沈南葭并未察觉到郁矢的刻意疏离,笑吟吟地道:“郁师弟,可否带我同去华亭仙居?我想向少尊道谢。”

  “自然可以。”郁矢不冷不热地应下,一瞥沈南葭手中的书,目光一凝。

  “这些书,师姐是要送给师尊?”郁矢神色怪异地道。

  “是呢。”沈南葭拍拍最上头名为《十世情缘之胭脂泪》的书,坦荡地道:“少尊什么都不缺,我便只有投其所好了。”

  郁矢:“......”

  他竟不知,苏雾许看书的口味竟如此独特。

  两人走在前往华亭仙居的山道上,沈南葭一面跟迎面走来的师兄妹们问好,一面跟郁矢闲聊。

  “郁师弟你可真是赶上了好时候,少尊现在可比从前好说话,人也温柔得多。”

  郁矢眸色一暗,轻声问:“师尊从前,是什么样的?”

  “从前......jsg”沈南葭回想片刻,道:“我与少尊接触不多,不过听人说,少尊为人......十分冷漠并且骄纵,常以戏耍他人取乐。”

  沈南葭话锋一转,“不过据我看来,应是传言有误。”

  郁矢回想起骄纵的少女一脚踩碎鸢萝花的画面,冷淡地道:“师姐何出此言?”

  “少尊今日斩杀魔兽,救下你我性命,不就是十分有力的证据吗?”

  沈南葭双眸亮晶晶地,崇拜地道:“少尊今日执剑斩骨龙,好似话本子里踏云逐月,从天而降,从妖魔手上救下孤苦少女的仙君!”

  郁矢回想起今日所见――

  苏雾许手执照月剑立于天地之间,绣着莲纹的紫色裙摆随风而动,抬手一剑挥出。

  剑气如长虹破空,于一片璀璨光影里狠狠插入骨龙头颅!

  光风霁月,天神下凡。

  沈南葭自顾自地傻笑片刻,忽地叹息一声:“可惜呀,我与少尊同为女子,你又是少尊弟子,不然还可成为一桩美谈呢。”

  郁矢蹙眉,冷淡地道:“师姐慎言。”

  说话间,两人走至寝居门口,但见雕花木门大开,庭院正中玉兰树下,苏雾许背靠秋千椅背,闭着眼睛小憩。

  零零朝两人比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  “不愧是少尊,养的小宠也如此可爱。”沈南葭顿住脚步,给郁矢传音。

  郁矢看了眼雪球似的,四仰八叉躺在树杈上的零零:“......”

  沈南葭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想来今日那一剑令少尊损耗颇大,竟疲惫至此,靠着秋千睡着了。”

  郁矢神色微动。

  苏雾许,的确鲜少表露出如此脆弱的姿态。

  苏雾许未醒,两人不敢打扰,在寝居外等着。

  隔着一片细碎光影,穿庭飞花,郁矢不自觉地将目光落在苏雾许身上打量她。

  苏雾许的五官是极明艳的,眉目如画,唇若丹霞,即便是闭着眼,也扑面而来一股逼人的贵气。

  他此前见苏雾许,只顾着想如何应对她,而今却是头一次发现,他的师尊,漂亮得惊人。

  却在此时,苏雾许长睫轻颤,睁开眼,与郁矢视线相撞。

  郁矢下意识地移开眼,而后意识不妥,重新将目光投降苏雾许,却见苏雾许懒散地以手抵额,饶有兴趣地看着他。

  郁矢只好硬着头皮,穿过庭院,走到苏雾许身前,“见过师尊。”

  沈南葭也跟着行礼,“见过少尊。”

  苏雾许方睡醒,眉目间还带着些倦意,懒洋洋地道:“何事?”

  沈南葭双手捧着话本上前一步,递给苏雾许,“多谢少尊今日救我一命,这些话本是我平日里的珍藏,赠给少尊。”

  苏雾许随意瞥了一眼沈南葭手里厚厚一摞的话本子,温声道:“放着吧。”

  她平日里看书很杂,偶尔也看话本,正好用来打发时间。

  沈南葭开开心心地把话本放在桌案上,迟疑一瞬,正色道:“此前是我误会少尊了。”

  “误会什么?”苏雾许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,随手拿起一本话本。

  沈南葭满脸愧色,真诚地道:“此前我听信传言,以为少尊不好亲近,有意与少尊疏远,而今方知传言不可信。少尊修为高深,关爱弟子,为人和善,不似传言中那般不堪。”

  苏雾许:“......”

  郁矢:“......”

  零零:“......”

  沈南葭继续信誓旦旦地道:“少尊放心,日后若再听见此等传言,我一定会为少尊正名!”

  苏雾许沉默良久,温声道:“不必。”

  沈南葭固执地道:“少尊宽宏,不在乎名利,但我绝不允许他们如此诋毁少尊。”

  苏雾许:“......你高兴便好。”

  心性如此纯良,无怪乎会被人夺舍,小白花对上黑心莲,毫无还手之力。

  “能为少尊正名,我自然高兴。”沈南葭眉眼弯弯,笑着问:“日后我可否常来华亭仙居找少尊?”

  “不行。”苏雾许一口回绝,冷淡地道:“我不喜吵闹。”

  沈南葭小脸一跨,失望极了。

  沈南葭又与苏雾许聊了几句,见她神色倦怠,恋恋不舍地走了。

  一直在旁侧安静站着充当背景板的郁矢,抿了抿唇,对苏雾许道:“今日......多谢师尊救我。”

  他头一次如此认真同苏雾许道谢,心中有些别扭,垂着眼不去看她。

  “我只是看那条骨龙烦得很。”苏雾许语调淡然,不以为意,“救你不过顺手。”

  郁矢瞳孔紧缩,抬眼看着苏雾许,一字字道:“即便是顺手而为,师尊也救了我。”

  苏雾许这般,好似在刻意与他划清界限一样,郁矢心中,躁意一点点涌了上来。

  “你若要如此想,也可。”苏雾许并不纠结于此,让零零将话本搬到书房,随口问:“你怎会与沈南葭一同过来?”

  按理说,她破坏了剧情,郁矢不该再和沈南葭产生交集才对。

  郁矢一板一眼地道:“沈师姐说要来同师尊道谢,我便带她来了。”

  “这次便算了。”苏雾许抬眸看向郁矢,语调轻缓而认真:“你日后离她远些,不准与她来往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nisr.com。无奈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nisr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