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求证_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
无奈小说网 > 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 > 第15章 求证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5章 求证

  第二日清晨,曦光灿烂,郁矢按着隐隐作痛的额头,从床上坐起来。

  日光透过半开的窗铺进来,郁矢眯了眯眼,适应光线后,翻身下床。

  他隐约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梦中是秋日的春溪林,红枫坠地,娘亲着一袭水蓝色长裙,站在林中笑吟吟地看着他。

  他捧着修好的七弦琴跑过去,还未走近,那眉目温婉的人却忽地坠下一滴泪,而后离他越来越远。

  春溪林狂风大作,天色骤暗,他用尽全力奔跑,却一脚踩空,坠入黑暗里。

  黑暗中无数双手从四面八方拉扯郁矢,他挣脱不开,越陷越深,却在这时,听见熟悉的琴声。

  如珠玉铿锵,似暖风穿堂,裹挟着光明涌入,强势地撕开黑暗。

  是《流光曲》,可不似娘亲的安宁若春水,却如九天银河坠落,浩浩荡荡,势不可挡。

  是谁在弹琴?

  “郁师弟,你在吗?”

  忽地传来敲门声,郁矢打开门,正对上沈南葭带笑的关切的脸。

  “郁师弟已能下床走动,看来毒全解了。”沈南葭眉眼弯弯,递给郁矢一个白色的瓷瓶,“我今日来,是奉爹爹之命给郁师弟送丹药,爹爹叮嘱,未免余毒未清,郁师弟需得每日服一粒丹药。”

  “有劳师姐送来,请师姐代我谢过掌门,过几日我必定亲自登门致谢。”郁矢接过白瓷瓶,神色温和。

  “我一定转告爹爹。”沈南葭犹豫片刻,道:“说起来,此次郁师弟毒解,多亏了少尊……我原以为,少尊性子凉薄,不会管郁师弟的死活,看来此前是我误会少尊了。”

  “师尊?”郁矢挑眉,试探性地道:“师姐何出此言?”

  沈南葭毫无心机地道:“爹爹说郁师弟的毒已深入经脉,是少尊将白泽尊者赐下的血拿来做药引,才得以练出解毒丹。白泽血珍贵,少尊拿来给郁师弟解毒,可见还是很重师徒情份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郁矢沉默片刻,不冷不淡地道:“也许是。”

  沈南葭随口道:“爹爹还说,少尊给郁师弟弹了小半个时辰的《流光曲》。说起来,我还从未见过少尊弹琴呢。”

  “师尊……给我弹了《流光曲》?”郁矢一字一顿,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。

  “嗯,爹爹说少尊特意找了曲谱,照着谱弹的。”沈南葭见郁矢面色不虞,奇怪地道:“郁师弟,你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郁矢垂眸遮住眼底异色,微笑道:“多谢师姐告知我。”

  “我只是见到你,便随口说了。”沈南葭摆手笑笑,末了又想到什么,好奇地问:“郁师弟,你平日里见少尊看话本么?”

  郁矢回忆了一下,摇头:“不曾。”

  “那想来是不常看。”沈南葭小声嘟囔了一句,见郁矢面露不解,便道:“我今日去见少尊,看到少尊在看话本,还以为她也喜欢。”

  “也?”郁矢敏锐地抓住了关键字。

  沈南葭大大方方地点了下头,“嗯,我很喜欢看话本。”

  “话本?”庭院内,苏雾许手拿话本,神情懒散地坐在秋千上。

  零零点头如捣蒜,“对对对,宿主没看见方才沈南葭见你手里的话本,眼睛都亮了吗?”

  “我们可以从话本入手,和沈南葭搞好关系,一同对付穿书女主!”

  苏雾许垂下眼帘,意兴阑珊地道:“没兴趣。”

  零零苦口婆心地道:“沈南葭再怎么说也是女主,背靠卫拂秋这棵大树,和她结盟不亏。”

  “背靠卫拂秋?”苏雾许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,道:“我问你,她现在和卫拂秋的感情发展到哪一步了?”

  “还,还不曾有进展。”零零瞬间泄气。

  下一瞬,又支棱起来,有理有据地道:“三月后便是考核,到时沈南葭和卫拂秋的感情肯定会有进展,女主和男主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!”

  “哦。”苏雾许拖长了尾音,凉凉地道:“既然如此天经地义,为何沈南葭还会被人夺舍?”

  零零:“……”竟无法反驳。

  苏雾许合上话本,端起旁侧白玉石桌上的茶抿了一口,淡淡地道:“求人不如靠己,别想那些没用的。”

  “从今日起,宿主就是我的榜样!”零零肃然起敬,开始吹彩虹屁,“我一定好好学习宿主自立自强的美好品德……唔唔唔。“

  苏雾许淡淡瞥了零零一眼,给它施了一个禁言术。

  零零难过地躲到角落里,背对着苏雾许开始画圈圈。

  过得片刻,郁矢走进庭院,向苏雾许行礼问安。

  苏雾许自上而下打量他一番,淡声道:“毒解了?”

  “多亏了师尊,已经全好了。”郁矢语调温和,迟疑一瞬,道:“听沈师姐说,师尊昨日为了救我以白泽血当药引,还弹了小半个时辰的《流光曲》,弟子惶恐。”

  郁矢微微抬起眼,仔细观察苏雾许脸上的表情。

  沈南葭不会骗他,可他仍是觉得荒唐,思索之后,决定亲自向苏雾许求证。

  “你不必惶恐。”苏雾许神色淡然,漫不经心地道:“白泽血我留着无用,至于弹琴,不过是闲来无事,便顺手弹了。”

  郁矢眸中闪过错愣的神色,眨了眨眼,又恢复了一贯的平静模样。

  来的路上,他设想过很多种可能:譬如苏雾许咬着救命之恩不放,要挟他;譬如苏jsg雾许是因为察觉到自己体内有【牵丝】,怕受牵连,所以救他。

  可是他唯独不曾想到,苏雾许竟这般轻飘飘地将这件事揭了过去,好似给出去的不是珍贵白泽血,而是路边随处可见的小草,好似纡尊降贵给他弹琴的不是她。

  事情脱离掌控的感觉让郁矢心中莫名产生些许烦躁之意,他本打算如往常一般敷衍苏雾许,在她面前装作乖顺,可是此刻,忽又不知自己到底该如何对她。

  他不想欠苏雾许的人情。

  零零痛心疾首地给苏雾许传音:“宿主,这可是刷大反派好感度的好机会,你怎么就不知道好好把握!”

  苏雾许冷淡地瞥了零零一眼,一字字正色道:“我与他终究要成仇敌,自然要干脆些,划清界限。骗人感情的事,我不愿做,也做不来。”

  零零瞪大眼看着坐在秋千上,一袭莲纹紫曳地的苏雾许,讷讷地道:“可是……若是照这么发展,日后郁矢黑化成为魔君,你会遭受很痛苦的折磨。”

  苏雾许莞尔一笑,“他若有那个本事,尽管来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nisr.com。无奈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nisr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