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守株待兽_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
无奈小说网 > 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 > 第24章 守株待兽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4章 守株待兽

  郁矢行至苏雾许身前,规矩地施以一礼:“师尊种在月泉的金莲,无故不见了几株。”

  “随我去瞧瞧。”苏雾许皱了皱眉,站起身,朝月泉的方向走。

  华亭仙居是云麓少尊的地盘,除了孤荆生不时派人来暗杀,不会有人随意出入,更别提摘月泉中的金莲。

  偷她金莲的人,地位不低,且不怕她。

  郁矢跟在苏雾许身后,将自己打探到的情报一一道来:“工匠说他夜间回去休息,第二日再来,站在月泉边赏莲时,发现有几株莲花只剩下根茎。”

  “我数了一下,一共不见了七株。”

  苏雾许脚步jsg一顿,浅浅地笑了一下:“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小贼,趁我不在,公然入室盗窃。”

  月泉边,三个工匠站成一排,战战兢兢地等着云麓少尊发落。

  云麓少尊在凡尘界是出了名的骄纵,若非给的灵石足够多,他们是万万不会来给她修筑凉亭的。

  可谁曾想,在他们修筑凉亭期间,月泉中的金莲竟然失窃。

  以云麓少尊的脾气,定然会迁怒他们的。

  苏雾许来至月泉边,扫了一眼三个哭丧着脸的工匠,不解地道:“他们怎么还在这里?”

  “我想着等师尊来,可以向他们问询情况,便让他们留在此处等着。”郁矢语调温和,安抚性地看了那三个工匠一眼。

  苏雾许观察月泉边的金莲,淡声道:“把账结了,让他们离开吧。”

  郁矢应了声“好”,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三袋灵石递给工匠。

  三位工匠拿着沉甸甸的灵石,面面相觑,不明白今日云麓少尊怎么忽然转了性。

  苏雾许并不在乎他人如何看自己,专心致志地观察月泉中的金莲。

  金莲几乎占了月泉的大半水域,密密地挨在一起,被摘的金莲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,挤在枝叶间,分布于月泉的各个角落,若不仔细看,根本无法察觉。

  看来这小贼偷东西时也是动了一番脑筋的。

  郁矢主动道:“师尊,是否需要弟子夜间来守着?”

  看在苏雾许帮他的份上,他也愿意主动帮一帮她。

  “不必。”苏雾许抬手,白色的蝴蝶在她的指尖凝聚成型,扇动翅膀轻盈地落在一片荷叶上。

  与此同时,整个月泉上空泛起粼粼微光。

  布置好陷阱,苏雾许走进凉亭转了一圈。

  凉亭中的摆设都是按照她的设计图来的,材质也一样,苏雾许很满意。

  除开反派的身份,郁矢这个弟子还是很合苏雾许心意的,做事周全妥帖,悟性也好。

  日后若非任务强制,她可以对他好一些。

  苏雾许在凉亭中闲坐片刻,便回了庭院,只待结界被触动便去抓偷莲花的小贼。

  入夜,苏雾许正坐在庭院中秋千上看书晒月亮,一只蝴蝶忽然从门外飞进来,停在她的指尖。

  苏雾许走出门,来到月泉边,看到泉边立着一个人,是郁矢。

  “师尊。”郁矢手中捏着一只雪白滚圆,头上长角的小兽,递给苏雾许,“这便是偷金莲的小贼。”

  苏雾许接过小兽,神情微妙地挑了下眉,她问:“你怎么会在此处?”

  郁矢轻抿唇瓣,略显不自在地道:“我看见蝴蝶。”

  他正在院中练剑,看到白色的蝴蝶翩然飞过,鬼使神差地,便来了月泉,看到了在陷阱中挣扎的小兽。

  同一时刻,被苏雾许捏在手中的小兽,支支吾吾地道:“本尊,本尊只是恰好路过!!!”

  郁矢面色尴尬,闭口不言。

  苏雾许看了郁矢一眼,对小兽道:“我没问你。”

  郁矢眸光闪烁,捏着衣袖的手松开了些。

  还挺可爱。

  苏雾许笑了笑,把小兽放在桌子上,垂眸好整以暇地看着它,“白泽尊者,什么时候,竟也做起偷鸡摸狗的勾当来了?”

  郁矢看向桌子上圆滚滚的小兽,神色忽然变得很怪异。

  白泽?

  白泽嗒嗒嗒地踢着蹄子,大声道:“本尊没有偷吃,只是路过!!!路过!!!”

  苏雾许弯起眉眼,笑吟吟地道:“我可没说你偷吃。”

  白泽瞬间焉下去,连头上的角都黯淡了几分。

  苏雾许安静地瞧着它,没有开口。

  过得片刻,白泽抬起眼睛,自暴自弃地道:“你说吧,七株金莲,要我几滴血?”

  郁矢的神色变得更怪异了。

  看来此前苏雾许便就金莲同白泽做过交易,恐怕她手里的白泽血便是这么来的。

  堂堂云麓灵物,竟然贪吃,还甘愿拿自己的血出来换,真没出息。

  苏雾许笑着,伸出了三根手指。

  郁矢忽然觉得苏雾许很像奸商,坑起兽来毫不手软。

  “好。”白泽很爽快,当即便划破爪子,给了苏雾许三滴血。

  苏雾许弯腰随手摘了一株莲花递给它,“给你止血。”

  白泽接过莲花,很感动,泪眼汪汪地看着苏雾许。

  “臭丫头,虽然你以前总捉弄我,但你是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。”白泽真心实意地道。

  苏雾许给它的金莲,让它涨了很多修为,能短暂地冲破封印出来活动。

  而且她还赠它一幅画,它每天都要拿出来看一遍,戳戳上面的小人,和他们玩耍。

  郁矢本以为苏雾许会像对待他一样,冷淡地说另有目的。

  然而苏雾许笑意加深,温和地道:“既然我对你这么好,你可否帮我一个忙?”

  郁矢短暂地愣了一下,心中划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清的感觉。

  原来苏雾许只对他一人疏离,那她为何又要收他作弟子,还几次三番帮他护他?

  白泽眨巴眨巴眼睛,丝毫没察觉到自己被坑,反而因为苏雾许信任自己,觉得很高兴,喜滋滋地道:“什么忙?”

  苏雾许看向郁矢,“把穷……阿萝叫出来。”

  乍然被点名,郁矢不明所以,却仍顺从地召唤出穷奇。

  灰色的小兽躺在郁矢的掌心,睁着圆溜溜的眼睛,大大地打了一个哈欠。

  郁矢轻声道:“师尊要做什么?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nisr.com。无奈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nisr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