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 假面_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
无奈小说网 > 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 > 第44章 假面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4章 假面

  念头一出,郁矢便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。

  他一面告诫自己不该有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,一面又忍不住用眸光细细描绘苏雾许的眉眼。

  一寸一寸,仿佛在观摩一件精美的艺术品。

  直至苏雾许眉心微蹙,手从小披风内探出来,无意识地将脸颊边散落的发丝撩至一侧,郁矢才如梦初醒般,逃也似地移开了目光。

  好在苏雾许并未醒来,郁矢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,将目光转向缀满太虚石的天穹。

  今夜注定无眠,他决定多采集些太虚石。

  苏雾许睡了一夜,体内的灵力又恢复了些许。

  她醒来时四下无人,便出了瀑布,乘着云在树林中找到了正与一群黑炎兔打架的郁矢。

  他没有用灵力,仿佛故意让着那群兔子,只是用自己本身的力量与它们进行搏斗。

  一人五兔混战在一起,灰黑色的兔毛乱飞,场面乍一看有些喜庆。

  苏雾许伸手一点,灵力化为绳索将五只兔子捆住,语调淡然地问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  郁矢抬眸看了她一眼,随后便垂下眼,抿着唇轻声道:“活动筋骨。”

  “活动筋骨?”苏雾许诧异地反问了一句,隐隐觉得今日的郁矢有些不太对劲。

  她仔细地盯着他,却见少年在她的注目下,如玉的侧脸一点点泛起绯红。

  苏雾许眉梢一挑,将昨日之事回想了一遍,试探着问:“你昨晚,去了萤梦湖?”

  郁矢慌乱地抬起头,握了下拳,从喉咙里溢出一个沉闷的音节,“嗯。”

  他并不意外苏雾许会察觉到这件事,在苏雾许面前他总也无法掌控自己的情绪,知道自己的心意后,更是无法面对苏雾许。

  所以才有了刚才的“活动筋骨”。

  “看见什么了?”苏雾许问。

  她隐约觉得郁矢奇怪的表现与昨晚的事脱不了干系。

  郁矢避而不答,而是道:“师尊,弟子觉得,萤梦湖能预知未来的传言,多半不属实。”

  “嗯。”苏雾许赞同地点了下头,从云团上跳下来三两步走到郁矢身前,近距离地看着他,“你今日为何如此奇怪?”

  清冽的莲花香气在苏雾许靠近的一瞬涌入郁矢的鼻间,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,尽量冷静地道:“没什么......”

  话音未落,穷奇便从郁矢怀中探出头来,唯恐天下不乱jsg地道:“主人看见他......唔唔......成亲......”

  成亲?

  难怪郁矢今日如此奇怪。

  苏雾许瞬间了然,见郁矢面红耳赤,体贴地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道:“我饿了。”

  郁矢松了口气,去抓被苏雾许捆起来的兔子。手堪堪捏住兔子的后颈,那兔子便“叽叽”乱叫,长耳朵慌张地甩成了残影。

  这五只兔子约莫是一家,见小兔子被抓,其余的兔子也全都开始扯着嗓子叫,吵得苏雾许耳朵疼。

  郁矢无动于衷,手上用力将小兔子提起来,潮湿的水珠忽然啪嗒啪嗒砸在他的手背上。

  他垂眸一看,发现那只兔子垂着耳朵,流下两行面条宽的热泪,看起来难过极了。

  四只兔子见此,叫得更大声了。

  苏雾许嫌那些兔子吵,便道:“今日不吃黑炎兔了,换一种。”

  郁矢依言松开手,兔子“啪唧”一下砸在地上,落地的一瞬,五只兔子身上的灵力绳索尽数消失。

  五只兔子怯怯地看了苏雾许一眼,拔腿便跑,其中有一只因跑得太快,脚下打滑,头朝地栽在地上。

  它约莫是怕郁矢再去抓它,索性顺势翻了个身,四脚朝天躺在地上装死,甚至伸出了粉红色的舌头。

  苏雾许被这几只蠢兔子逗笑,不由自主地弯起眉眼。

  苏雾许的注意力在兔子身上,郁矢却心绪不宁,不时偷偷看她一眼,此刻见她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样子,不由自主地想起来湖面幻境中,她穿着嫁衣笑得温柔的模样。

  郁矢心跳加快,指尖发颤,唇瓣微动,轻声喃喃道:“师尊......”

  “嗯?”苏雾许收回视线,侧过头,询问的目光落在郁矢身上。

  郁矢看着苏雾许澄澈明净的眼,抿了抿唇,顾左右而言他:“师尊想吃什么?”

  苏雾许想了想,道:“我记得此处有云朵兽,便吃那个吧。”

  云朵兽是天衍秘境特有的灵兽,外形似绵羊,毛很长,摸上去软绵绵的,肉质鲜嫩。

  郁矢点了点头,心不在焉地放出一缕神识探查云朵兽的踪迹,脑海中却仍时不时浮现苏雾许身穿的嫁衣的模样。

  苏雾许见郁矢走神,眉心微蹙。

  少年春心萌动在所难免,可郁矢的反应着实太大了些,随时随地走神便罢了,唇角也总是弯着极小的弧度。

  看来他非常喜欢在幻境中看到新娘。

  按照剧情,郁矢在黑化成为魔尊后便会死于与卫拂秋的大战中,根本没有成亲的机会。

  萤梦湖果然受小世界崩坏的影响,失灵了。

  苏雾许无意打碎郁矢的美梦,心中却对他升起一点怜惜之意。

  郁矢自幼年起的境遇便很是悲苦,一生在血与泪中摸爬滚打,最后的命运竟然是成为卫拂秋执掌灵界的垫脚石。

  若是从前,苏雾许不会关心郁矢的死活,可是现在,她忽然不想让他死了......

  她的任务是帮助郁矢成功黑化,并且将体内的心焰给他,之后发生的事情,系统便不会再强制。

  也许,她可以做点什么,让郁矢活下来。

  苏雾许将已知线索与剧情整合在一起,开始制定能让郁矢活下来的计划。

  郁矢也终于将思绪收回,灵力锁定云朵兽的所在地,身形一闪,悄无声息地靠近在云团中打盹的小兽。

  就在他即将用灵力网将云朵兽笼罩时,天地忽然一下子暗了下来。

  郁矢的第一反应便是保护苏雾许,快速来到苏雾许身侧,警惕地探查情况。

  天穹之上,太阳不知所踪,无星无月,暗沉沉的黑暗笼罩着大地。

  几乎在同一时刻,空气震动,天地之间的灵力飞快朝一个方向涌去,形成了一个灵力漩涡。

  狂风乍起,先前还躺在地上装死的兔子一骨碌爬起来,快速开始挖洞,五只兔子一起躲进了洞里。

  苏雾许以灵力撑起一个可容纳两个人的防护罩,目光看向暗沉沉的天幕,神色沉了几分。

  郁矢观察片刻,沉声道:“按理说,太阳不会忽然消失不见,除非......”

  “金乌。”苏雾许朱唇轻启,吐出两个字。

  金乌一族可以施展一种奇特的领域,短暂地遮蔽太阳,在这个领域中,金乌能大幅度地对己方人员进行增幅。

  虽然看似逆天,但施展领域的每一瞬间都是在消耗金乌的寿命,反噬极大。

  此次虽仅有五十一人进入天衍秘境,但覆盖的种族众多,金乌选择在天衍秘境中施展领域,究竟有什么目的?

  灵力风暴以摧枯拉朽之势一路席卷而去,尽数没入萤梦湖中。

  湖水泛起层层涟漪,一个庞大的金红色法阵忽然从湖底升起,紧接着,一只巨大的白色兔子猛地从湖中冒出来。

  巨型兔子一步步朝岸边走来,身上的水珠掉落在地的一瞬,立刻将地面腐蚀出一个黑漆漆的大洞。

  它浑身雪白,长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,长长的獠牙在湖水波光的映照下呈现出玉石一般的光泽。

  兔子手中是一根巨大的与它等身的胡萝卜,它走上岸,将胡萝卜对准空中的某一个方向甩了出去,张嘴发出沉闷的吼叫。

  强大的威压瞬间席卷了整片天地,苏雾许心中闪过不妙的预感,极快地扣住郁矢的手腕,将他拉进瀑布中。

  两人穿过瀑布的一刹,整个空间都颤动起来,待空间稳定后,苏雾许才松开了郁矢的手。

  郁矢的目光在自己的手腕上停顿了两秒,一点微小的喜悦缓慢地漫上心头。

  他将心中莫名的悸动压下去,沉稳地开口:“师尊,我从未听任何人提起过萤梦湖中竟还有一只魔兽。”

  方才那只凶神恶煞的兔子,身上弥漫着浓郁的魔气,是一只魔兽。

  据他观察,以兔子身上浓郁的魔气来看,只怕五只圣魔猿加起来都打不过它。

  苏雾许冷静地道:“金乌施展领域,也许便是为了引兔子出来。”

  瀑布内的空间虽然安全,但却无法看清外面的状况,苏雾许思虑片刻,决定出瀑布去看一看。

  她踏出瀑布,看见兔子身侧不知何时围了几只金乌,双方打得难舍难分。

  旁侧的萤梦湖上空,也围着几只金乌,正在以一种近乎自杀的方式,一下又一下地朝湖面上的金红法阵撞上去。

  看来偷偷进入天衍秘境的,不止她一个。

  法阵在金乌的围攻下出现蛛网般的裂痕,一抹极为纯净的天地之力从裂缝中倾泻而出,苏雾许又闻见了那日在湖水中闻到的,浅淡的桂花香气。

  苏雾许闲来无事时钻研过法阵,眼前的法阵虽不似她记忆中的任何一种,但从阵线的走向与结构来看,却可以看出是一个封印法阵。

  萤梦湖里,封印着什么东西。

  从法阵中泄露的天地之力来看,那东西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,若是拿来给郁矢,应当能提升他的修为,或是成为他日后保命的手段。

  苏雾许思量片刻,让郁矢隐匿身形,跟着自己一起靠近萤梦湖。

  兔子仍在与金乌纠缠,但因法阵碎裂,它的眼中喷出怒火,进入狂化阶段,挥舞着胡萝卜将金乌尽数横扫在地,随即便气势汹汹地朝着湖边走来。

  眼见兔子便要走到湖边对正在围攻法阵的金乌动手,一柄染着烈焰的黑色弯刀忽然呼啸着朝兔子袭来,弯刀与兔子手中的巨大胡萝卜碰撞,在半空回旋,又再一次朝着它脆弱的脖颈而去。

  苏雾许看着那柄弯刀身上熟悉的黑色火焰,微妙地挑了下眉梢。

  她探查片刻,目光精确地落在虚空中的某一个点上,果然看见一个人从虚空中走出来。

  那人穿着一件黑色的斗篷,斗篷宽大的帽檐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,一柄弯刀在他手心飞速旋转,随即如流光般划破黑夜,与另一柄弯刀一起围攻兔子。

  他戴着一张黑色的面具,只露出一双墨黑的眼,周身气息冷冽不容侵犯,仿佛浴血的修罗。

  苏雾许眼里流露出一点兴味,目光在那人身上多停了片刻。

  谁能想到外人眼中光风霁月的卫少尊,竟还有如此杀气凛然的一面。

  既然是卫拂秋看上的东西,她更要抢了,也算提前替郁矢收点利息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nisr.com。无奈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nisr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