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月桂_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
无奈小说网 > 女配只想让反派黑化 > 第45章 月桂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5章 月桂

  趁着卫拂秋与兔子打斗,苏雾许隐身靠近萤梦湖上空的法阵,将一缕灵力悄无声息地没入法阵中。

  灵力进入法阵,混入法阵的灵力洪流中,苏雾许的眼前出现了一张网状的灵力走向图,她闭上眼,专注地找寻法阵的阵眼所在之处。

  郁矢在旁替苏雾许护法,目光淡淡往半空之中的黑袍人瞥了一眼。

  他不知道黑袍人便是卫拂秋,只是注意到方才苏雾许的目光在他身上多停了片刻。

  能让苏雾许感兴趣的人不多,郁矢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黑袍人,对方敏锐地察觉到他的视线,目光凌厉地看过来,眸色沉了几分。

  郁矢与黑袍人对视须臾,收回视线。

  他隐约觉得jsg黑袍人的那双眼睛有些眼熟,却想不起在何处见过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地逝去,远方地平线上出现一抹亮光,昭示着金乌的领域正在溃散。

  苏雾许顺着千万缕灵力一路抽丝剥茧,终于找到法阵的中心所在,灵力如潮水般注了进去。

  法阵表面的裂纹增大,灿金色的光芒升腾而起,苏雾许整个人都被金光吞没。

  四周的空间仿佛被金光一片片割裂,随即又飞快重组,待金光散去,苏雾许发现自己站在一片完全陌生的土地上。

  她的正前方是一片冰蓝色的湖,湖水中央有一棵巨大的月桂树,繁茂的枝叶遮蔽了大片的天空,清冷的月光从枝叶缝隙间倾泻而下。

  月桂枝头不时飘下几朵金色的桂花,浓郁的桂花香气充斥在整片空间之内。

  苏雾许下意识地伸出手,接了一朵桂花,用手指轻碾一下,桂花化为淡金色的天地之力消散。

  天地之力从四面八方涌入月桂树,一点点化为月桂树上的枝条,再长出金色的小花。

  整株月桂树,都是由天地之力构成。

  若是在月桂树下修炼,定然事半功倍,怪不得卫拂秋要联合金乌一族来破封印。

  若要将月桂树挖走,需得先过湖,苏雾许尝试着飞过去,却发现在这片空间之内,自己无法飞行。

  苏雾许走到湖边,伸手放出一抹灵力,灵力化为一片巨大的荷叶出现在水中。

  苏雾许脚踩莲叶,不紧不慢地朝湖中央的月桂树走过去。

  月桂树的根系整个没入湖中,苏雾许垂眸看了一眼,眼里闪过诧异之色。

  冰蓝色的湖水清澈透明,可以清晰地看清湖中的场景。

  湖面之下,月桂树淡金色的根系交织在一起,包裹着一个人。

  那是一个男人,穿着一件月白镶金边的长袍,略微卷曲的银色长发柔软地散在他的身侧。

  他闭着眼,眉心一点浅金色的弦月纹,如同画里走出来的谪仙。

  苏雾许半蹲下身,垂眸仔细地观察这个奇怪的男人。

  月桂树的枝条在他身后细密的交织在一起,浅金色的天地之力源源不断地朝他体内涌去,他的衣袖遮住了手掌,两根细细的银白色锁链从袖口延伸出来,没入湖底的泥沙里。

  若是她将月桂树连根拔起,只怕这个男人也会被一同带出来。

  苏雾许思索片刻,伸出手贴上湖面,掌心出现一个小小的六芒星法阵。

  她决定先把这个奇怪的男人捞上来。

  手心与冰凉的湖水接触,四周流动的天地之力忽然停滞一瞬,紧接着,一个金色的法阵以男人为圆心向四周扩散,整片湖在瞬间冻结。

  这个男人身上,竟然还有一层封印法阵。

  只怕卫拂秋拼死破封印,不是为了月桂树,而是为了救人。

  苏雾许探查片刻,发现男人身上的封印法阵比外面的法阵还要复杂些。

  金乌的领域撑不了多久,她如今修为受限,没时间再破解一个法阵。

  苏雾许遗憾地看了月桂树一眼,抬手打出一道灵力,决定截一段枝条下来。

  灵力在靠近月桂树三寸之时被消融,半空中纷纷扬扬的金色桂花更多了些。

  与此同时,整个空间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。

  苏雾许勉强站稳,身形晃动间她垂眸看了一眼湖面,发现湖底的男人竟睁开了眼睛。

  他的眼睛是淡金色的,里面流淌着月光一般的细碎光芒,看起来极漂亮。

  苏雾许神色平静地与男人对视片刻,空间又开始摇晃。

  这一次晃动的弧度极大,湖面结了冰又变得很滑,苏雾许几乎站不稳。

  一根金色的月桂枝条,忽然轻柔地扶住了她,帮她站稳。

  苏雾许下意识地看向湖底的男人,发现对方竟对着她温柔地笑了一下。

  是他在帮她?

  空间的晃动并未停止,苏雾许隐约觉得自己手中被塞了个什么东西,紧接着眼前便漫上金光。

  等金光散去,她又回到了萤梦湖边。

  一团黑红色的火焰从她身侧朝着萤梦湖上空的法阵砸了下去。

  苏雾许偏过头,看见郁矢神色冷厉,手心里不断凝聚出红莲业火朝法阵砸过去。

  他周身的魔气很重,墨黑的眼睛变成了淡红色。

  苏雾许眉心轻蹙,略微拔高了声音,唤道:“郁矢。”

  “郁矢。”

  她一连唤了两声,那仿佛被魔气侵蚀的少年才眨了眨眼,向她看过来,眼睛里的红色缓慢褪去。

  郁矢大步走到苏雾许身前,上上下下地打量她,声音极轻,“师尊。”

  金光亮起时,苏雾许在他眼前忽然消失,他几乎快要失去理智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苏雾许看清郁矢眼中的急切,隐约察觉到他似乎并不像她想的一样怨恨她。

  然而现在的情形容不得苏雾许思考太多,她目光一转,看见天穹之上已经斜斜地挂了一轮太阳,而与兔子战斗的卫拂秋显然已经落了下风。

  卫拂秋进天衍秘境修为本就受限,能坚持如此之久已十分难得。

  攻击法阵的金乌死伤大半,裂纹如蛛网般爬满了整个法阵。

  但苏雾许知道,即便将外面的法阵破坏掉,卫拂秋也无法将人救出来。

  忽地,天地之间响起一声清脆的鸟鸣。

  正在与兔子战斗的卫拂秋神色一变,两柄弯刀呼啸着击退兔子,随即不甘地朝萤梦湖看了一眼。

  他咬牙比了个撤退的手势,闪身进了离自己最近的瀑布。

  苏雾许察觉不妙,也拉着郁矢闪身进了瀑布。

  在他们进入瀑布的一瞬,一只朱雀从天穹之上飞过,身上的火焰如火球般砸在地上,整个平原在一瞬间变为了焦土。

  朱雀飞往萤梦湖,一头扎进湖中。

  受伤的兔子也提着自己的胡萝卜武器,走近湖中,身形很快被湖水覆盖。

  萤梦湖水涟漪骤止,又恢复了平静的模样。

  瀑布空间内,苏雾许松开拉着郁矢的手,闻到一股极重的血腥味。

  她皱了皱眉,目光落在郁矢身上,看到他的腰间被血水濡湿了一大片。

  除了腰腹的位置,郁矢身上还有大大小小的伤口,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狼狈。

  苏雾许道:“怎么受伤了?”

  她进入结界的空间不长,不到一刻钟,可是郁矢竟将自己弄成如此模样。

  郁矢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还在流血的腰部,低声道:“封印结界反噬。”

  他顿了顿,眉心蹙了一下,问:“师尊,结界里可是有其他人?”

  他在苏雾许身上感应到了另一个人的气息,以及一股很淡的桂花香气。

  苏雾许点了点头,摊开左手手心,露出里面一簇桂花。

  约莫十余朵桂花挨在一起,即便被她一直捏着,也不见丝毫枯萎的现象。

  郁矢意味不明地道:“这花是结界里那人送给师尊的?”

  “嗯。”苏雾许将桂花收起来,把自己的猜测告知郁矢:“我怀疑卫拂秋来此的目的,便是救结界里的那个人。”

  “卫少尊?”郁矢诧异地反问了一句,想起和兔子战斗的黑衣人,瞬间了然。

  怪不得苏雾许露出了如此感兴趣的目光,四位少尊之间的关系果然不一般,苏雾许竟一眼便认出那是卫拂秋。

  郁矢心中莫名有些堵,连带着腹部的伤口也隐隐作痛。

  苏雾许见郁矢脸色苍白,召来一团云让他坐上去,指尖凝聚出蝴蝶为他疗伤,而后道:“日后不要随意使用红莲业火。”

  郁矢沉默着没应声。

  灵力划破郁矢腹部的衣料,露出他腰腹间狰狞的伤口,苏雾许面不改色地牵引着灵蝶为郁矢治伤,微微抬起眼睫,“我说的话你也不听了?”

  “师尊的吩咐,弟子自然铭记于心。”郁矢抿着唇应了一句,僵直着不敢动。

  腹部的伤口确实是最重的,深可见骨,但他没料到苏雾许竟......竟这般直接给他治伤。

  虽说他们是师徒,但毕竟男女授受不亲。

  郁矢的思绪再一次很不争气地飘到了其它地方,不敢去看苏雾许。

  苏雾许认真地给郁矢治伤,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:“卫拂秋可曾看到你?”

  治伤这种小事本不该她亲自来,但郁矢是为了她受的伤,此处又没有旁人,未免伤口恶化,她决定亲自动手。

  郁矢心不在焉地道:“看到了。”

  他情急之下用红莲业火攻击结界,也暴露了自己。

  苏雾许点了点头,没再说话。

  以卫拂秋谨慎的性子,必定不会放过郁矢,而且他说不定会结合郁矢的反应推测出她也来了天衍秘境。

  郁矢如今修为不高,若是贸然与卫拂秋对上,只怕会吃亏。

  苏雾许认真地思考该如何为郁矢谋后路,忽然听到郁矢问:“师尊......很喜欢桂花?”

  “算不得喜欢。”郁矢的伤已处理得差不多,苏雾许收回手,淡声道:“剩下的你自己处理。”

  郁矢点了点头,开始自己处理伤口。

  他经常受伤,是以处理伤口的手法很是娴熟,不过片刻便全都处理好。

  在他处理伤口期间,苏雾许坐在云jsg团上,手里捏着那簇桂花,低垂着眼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郁矢忽然很想知道结界中的究竟是何人。

  不过一簇桂花而已,既然苏雾许不喜欢,为何要时时拿在手里?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nisr.com。无奈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nisr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